破案之神级融合系统 第99章

作者:一泽瑞尔

  现在毕竟已经是接近凌晨六点,杨飞也同样已经好几十个小时没有休息过了,能够坚持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已经相当不错,更何况他这样的速度已经算是相当快了!

  “李老板,你说的那辆车的具体位置我已经找到了,就停在紫薇大道成长小区里!”

  杨飞说道。

  闻言,李泽顿时一愣,“成长小区?这辆车一直没有移动过吗?”

  “没有……”

  杨飞忽然笑了一声,说道:“我当时也觉得奇怪,所以就顺带调查了一下车主的身份,同时调出了当时小区那边的监控记录看了看。”

  “现在这辆车主正开着一辆黑色的现代朗动车,车牌号是XXXXXX,目前正行驶在深市环城高速上。”

  杨飞说道:“他可能是想离开深市。”

  “干得漂亮!”

  李泽也是忍不住夸赞了杨飞一句。

  李泽也是忍不住夸赞了杨飞一句。

  原来并不是杨飞的效率有所减慢,而是他非常周到地将其他因素都考虑到了,并且提前替自己调查到了目标疑犯的具体下落!

  这也正是一个优秀警员应该具备的素质!

  上级交代的任务,不仅仅是机械化地完成任务,打一鞭子耕两脚地,而是要周全地考虑到一系列地因素,将事情彻底办妥!

  “这个案子结束后,我请你好好吃顿饭。”

  李泽笑道:“这两天确实是辛苦你了。”

  “李老板,你这样就太客套了。”

  杨飞说道:“当年我没钱吃饭,蹭你外卖吃的时候,你可是二话不说的,再说这点事情,对于我杨飞来说算什么,这点本事都没有,我杨飞还好意思跟你李泽当室友吗?”

  “好,闲话不多说,我这边马上准备抓捕工作。”

  李泽朝着杨飞说道:“你替我实时监控住目标的具体精准位置,一旦有任何意外变动,即使向我报告。”

  “了解!”

  杨飞爽快地应答道。

  挂断电话后,李泽不由得再度长舒了一口气,他掏出手机,将精确的行动部署计划以短信的形式编辑好,直接发送给了崔波。

  李泽站在办公室的窗边,直接打开了办公室的窗子,一阵萧瑟的凉风迎面吹来,令李泽的精神愈发的振奋起来。

  辛苦了这么久,一切终于要结束了!

  四周的天色依旧是一片漆黑,不知名的昆虫依旧在不知疲倦地鸣叫着,远处的地平线以外的地方,一丝丝浅白色的光芒正缓缓欲出。

  ……

  深市。

  环城高速上。

  天色初晓,道路上已经开始渐渐明亮了起来,平坦笔直的马路上车辆稀少。

  一辆黑色的现代朗动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一路上并没有其它任何车辆,因此这辆朗动也是行驶得非常的舒服,一路畅通无阻。

  一个跟徐文俊差不多打扮的男子坐在驾驶座上,时不时地朝着后视镜望333一望,确认后面没有跟着任何车辆后,他才继续放心地向前行驶。

  他穿着黑色皮夹外套,带着黑色的鸭舌帽以及口罩,甚至脖子上还围着厚厚的围脖,整个人看上去裹得严严实实,显得十分神秘。

  道路上虽然完全没有任何其他车辆,但男子神情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精神仍然是高度集中。

  四周十分的安静,只有朗动车辆行驶的声音,但越是安静,男子的神色就显得愈发的警长。

  他驾驶着车辆一路笔直地前行着,同时眼睛不断地朝着前方瞟着,又时不时地朝后视镜瞟望几眼。

  看了一眼油耗表,车子油量已经有些不充裕了,不过前方两公路左右刚好有一个服务休息区,那里有加油站能够补充燃油。

  但越是临近服务休息区,男子的神色就愈发的紧张。

  安静,实在是太安静了!

第199章 天罗地网【1】

  虽说路上没有别的车辆,安静也是理所当然的,但男子的眼神还是愈发地紧张飘忽起来。

  前方就是服务休息区,男子降低车速,缓缓地向右准备拐进服务区里加油。

  但霎那间,男子就反应过来了。

  整个服务区里竟然没有停放一辆车!

  就算是凌晨道路上车流量再稀少,也很少会出现这种空无一人的状况。

  难道警方已经在这里设伏了?

  想到这里,男子的脸色大变,虽然隔着口罩,但还是能够感受到他目光里的那种惊慌神色。

  他猛地朝左边打回方向盘,直接回到高速路段,脚下的油门直接轰到底。

  与此同时,服务区里顿时涌出了数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他们立刻骑上警用摩托,开着警车,直接朝着男子驶离的方向追去!

  男子咬着牙死死地踩着油门,仪表盘上的速度已经接近一百八十码的高速!

  他侧目朝着后视镜瞟望了一眼,那几辆警车正同样以极高的速度追了上来。

  “踏码的……他们是什么时候盯上我的!”

  男子的声音有几分颤抖,脚下的油门也丝毫不敢松懈。

  但他也非常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这样跑下去,警方一定会在高速路口这些地方设立路障拦截自己的!

  想到这里,男子又朝着前方望了一眼,他把心一横,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直接猛地朝右打方向盘,车子在极高速度的状态下,直接一个甩尾九十度漂移,然后朝着右侧的护栏直接横冲直撞过去。

  嘭!

  巨大的动能直接撞穿护栏,黑色朗动轿车直接冲上了旁边的绿化带山坡,然而车子已经失控,最终笔直地撞在了一个小山包上。

  车子的前盖已经是彻底深深地凹陷了进去,车内的安全气囊弹出,男子也是被撞得头晕目眩,脑门上也被磕出了几道伤口,渗出鲜红的血液。

  但他并没有失去意识,他一脚踹开车门,随后艰难地从车上下来,直接踉跄地朝着朝着山坡上跑去。

  与此同时,几辆警车也是一阵急刹车,轮胎摩擦地面,发出刺耳的尖锐响声。

  警员们立刻从车上下来,朝着男子逃离的方向追去。

  一名警员直接掏出无线对讲机,“报告指挥中心,疑犯开车在深港高速30km路段,撞离高速护栏,冲上绿化带,现已经从车内逃出,正朝着绿化带山坡跑去,预计可能要逃往附近的村庄々「!”

  “指挥中心收到,我们马上派遣相应警力前往附近路段村庄进行拦截!”

  ……

  男子奋力地爬上了山坡,跑进一片丛林里,他常年在港市深市来回跑,对于这附近的地形都非常了解。

  穿过这一小片丛林,外面就是一个叫做“吴村”的小村庄,那里地形复杂,山多数多,只要自己能够藏进村子里躲起来,那些警察就奈何不了自己!

  想到这里,男子便愈发地努力地朝着前方跑动起来。

  想到这里,男子便愈发地努力地朝着前方跑动起来。

  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血液,咬着牙不断地前行着。

  穿过树丛,入眼的赫然是一条羊肠的泥泞小道,男子从并不算高的断坡上跳了下去,随后顺着小路继续往前方的村庄跑。

  几座稀疏的房屋散落在前方,那些屋子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居住的大多数都是一些留守在家的老人小孩。

  然而越是往前方跑,男子就越发地感觉到不对劲。

  之前服务区那里空无一人,自己预料到里面有警方设伏,果然是猜对了。

  而现在已经天亮,远远地望去,整个村庄里竟然也看不到任何一个走动的人影?

  一般来说,村庄里的老人醒的都非常早,天微微亮就会起来准备早餐,干一些农活,但现在天色已经亮的刺眼,村里仍然是看不到任何人影。

  吗的,见鬼了?

  警察不是这么快就能赶过来设伏吧?

  不管了,换地方跑!

  就在他打算朝着其他方向逃离的时候,一声清晰的枪响声忽然传来。

  砰!

  男子的膝盖瞬间被贯穿,他脚步一顿,直接半跪倒在地上!

  一阵撕心裂肺地哀嚎声顿时响起,男子捂着自己中枪的膝盖惨叫了起来。

  与此同时,几名穿着制服的警察缓缓地从村庄的一间屋后走了出来,为首的赫然是一个身材高大长相俊朗清秀的年轻男子。

  男子咬着牙强忍着痛苦,朝着警察那边看了一眼。

  李泽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刚才那一枪显然正是他开的。

  “¨~行了,结束了。”

  李泽带着一众警员缓缓地来到了男子面前,“跑了这么久,也该跑累了吧?”

  “你们怎么可能这么远就赶过来围堵我!”

  男子一(钱李好)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李泽。

  “不好意思,我们不是赶过来的。”

  李泽居高临下地看着瘫倒在地上的男子,开口道:“我知道你发现服务休息区里有警员设伏后,一定会担心前方会有我们的路障关卡围堵,所以会选择撞开高速护栏,往附近村庄逃离。”

  “所以我提前在休息站前方路段的附近八个村庄,全部都设立了相应的警力蹲守,这就是所谓的天罗地网,所以无论你往哪个方向逃,都毫无意义。”

第200章 尘封的事实【2】

  闻言,男子的瞳孔剧烈地颤抖了一阵,随后缓缓地叹了口气,“真是让人意外……我本以为你们警方对这个案子根本是毫无头绪,没想到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模仿三年前的凶案,同时不断用各种网络号码故弄玄虚地刺激徐文俊,想要借着徐文俊的手杀掉康军。”

  李泽看着面前男子说道:“想法非常不错,但你的作案手法过于粗糙,以至于留下了太多的线索,我说的没错吧,邓树林?”

  “你果然已经查到了一切……”

  男子瞳孔一颤,随后缓缓地摘下了脸上的口罩,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一个中年男子的脸庞。

  正是之前在紫薇小区目击徐文俊捅伤康军的出租车司机!

  邓树林!

  “起初我在调查三年前的凶案时,其实怀疑过康军,我去他家特意走过一趟,结果让我非常意外。”

  李泽缓缓地说道:“他竟然跟三年前的凶案有关联。”

  闻言,邓树林强忍着痛苦,缓缓地抬起头,看着眼前的李泽,“你连康军的事情都调查清楚了?”

  “当然不摸767清他的底细的话,又怎么能查清楚你的杀人动机……他其实也是三年前毁容杀人案的凶手,确切的来说,是凶手之一。”

  李泽缓缓地开口道:“前面三起死者,确实是吕秀琴所杀,但最后一起案件的受害者徐文俊,却是惨遭康军毒手。”

  “这一点从前后作案手法的风格差异就能够看出来,吕秀琴是专业的麻醉师,且不谈整容失败患者的案例,她对于麻醉药剂的把控其实是非常到位的,前面三起案例没有一个失手过。”

  李泽停顿了几秒继续说道:“而康军毕竟没有学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所以出现了技术操作上的失误,让徐文俊得以逃脱。”

  听着李泽的分析,邓树林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沧桑的神色,他看着眼前的李泽,说道:“你分明不是深市警察,为什么会对三年前的案子了解得这么清楚……”

  “那当然是因为你的介入了,如果没有你后续的模仿作案的话,康军当年的罪行或许还会继续深埋,无人知晓。”

  李泽说道:“当我初次见到他,并表明自己身份的时候,他一直都表现得非常淡定,直到我提到三年前的凶案时,他的眼神告诉我,他有问题。”

  “我观察过他,他的身高并不高,甚至偏矮,大概在一米六八到一米七左右,同时体型偏瘦小,这跟吕秀琴的身形非常相似,因此我开始特别关注他。”

  “我观察过他,他的身高并不高,甚至偏矮,大概在一米六八到一米七左右,同时体型偏瘦小,这跟吕秀琴的身形非常相似,因此我开始特别关注他。”

  “在跟他的交谈中,我发现他的陈述中有不少漏洞,例如他当时说自己曾看到了凶手,跟画像里的人长得非常相似,所以报了警,但当时是夜晚,且吕秀琴被击毙时戴着口罩帽子,他怎么可能看清楚凶手的样貌!”

  李泽缓缓地说道:“所以从这里开始,我便意识到,他跟当年的凶案一定有所关联,他一直在隐瞒着某些事实!”

  “为了应付我的到来,他特意打印了当年吕秀琴的画像,并且想办法把它做旧,但我还是能够一眼看穿那副照片是最近打印出来的。”

  李泽说道:“能够拥有吕秀琴当年画像的网络附近版本的,只能是当年参与办案的警察,所以我调查了当年跟负责此案的所有行动小组警员,最终找到了康军的真实身份——邓国辉。”

上一篇:漫威的氪星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