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之神级融合系统 第1章

作者:一泽瑞尔

破案之神级融合系统 作者:一泽瑞尔

前世身为国际**的李泽穿越成为一名大学生,却意外获得了【神级破案融合系统】。

只要破案,就能够获得罪犯相应的能力!

格斗,驾驶,射击,推理,敌人越强,获得的能力越强!

于是李泽再度开始了自己的破案生涯,所有罪犯都将成为李泽成长的饲料,你强任你强,我比你更强!(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第1章 死者不是自杀【1】

  港市大学。

  女生宿舍楼。

  夜已深,夜空中明月高悬,宿舍楼已经全面熄灯,森白的月光洒在宿舍楼的地面上,像披着冷霜。

  一个女生拿着亮着手电筒光的手机,壮着胆子来到厕所小解。

  厕所里万籁俱寂,只有水龙头滴滴答答的水声,窗口透来的月光显得愈发阴森,女生揣着紧张的心情快速地找了个隔间方便后,提着裤子就想离开厕所。

  哗啦啦。

  水龙头不知被谁拧开了。

  女生朝着洗手池方向望去,那里空无一人,但其中一个水龙头正不断地喷涌出水柱。

  咯吱。

  一声类似于金属摩擦的声音倏地响起,即使在水声下,女生也能够听得一清二楚,她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身子也有些微微颤抖。

  她缓缓地转身朝着声源处望去,一个穿着白色无袖衬衣的女人正直直地瞪着她,月光下女人脸色惨白如腊。

  ……

  港市大学。

  李泽晨练完,直接回寝室洗了个澡。

  他住在学校里新建的双人寝室,隔壁床铺的杨飞一大早就去参加武术社团的晨练活动,到现在也还没回来。

  洗漱完毕,李泽站在镜子前正了正自己的衣领。

  镜子里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俊朗少年模样,干净分明的棱角,清秀阳刚的五官。

  他穿越来到这个平行世界,成为港市大学心理学专业李泽已经半年多,前世的他曾是一名国际刑警,在警界声名显赫,对国内各大案件案例非常熟悉,短短几年时间内破获大案数十上百起,被称为罪犯克星。

  现在这个世界跟前世地球情况大多相似,但仍然有许多不同的地方,例如土地面积,人口数量,人文规则等等,经过这几个月的生活,李泽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些变化。

  至于学业——对于李泽来说,这些心理学知识都太过小儿科,以他的资历和经验,来这里当顶级教授都绰绰有余。

  意外穿越后,李泽还获得了一个“神级融合破案系统”,系统简介上显示要获取一定的融合值就能够逐渐解锁各项功能。

  而融合值能够通过破案以及跟做破案有关的事情获取,例如从书籍上学习刑侦知识也能够获取融合值,只不过奖励幅度比较小。

  这几个月的时间里,李泽大量阅读了这个世界里的各种刑侦书籍,已经获取了800点的融合值,但系统功能方面依旧是一片黑白,仍处于未解锁状态。

  看了一眼闹钟上的时间,李泽直接拿起桌上的《犯罪心理学》书籍离开了宿舍。

  刚走出宿舍,不远处嘈杂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

  刚走出宿舍,不远处嘈杂的声音顿时传了过来。

  李泽顿时眉头一皱,因为他听到了前世最熟悉的警笛声。

  他顺着声源来到不远处的3栋女生宿舍门口,几辆警车停在宿舍楼旁,门口围着天蓝色的长长警戒线,穿着制服的警察进进出出,神色肃穆。

  警戒线外围着大量学生,其中多数是女生,有不少甚至还穿着轻薄的睡衣,若隐若现的衣料下包裹着年轻较好的身材。

  “什么情况啊,我还没睡醒呢,就被警察叔叔们给带出来了,我们宿舍出事了?”

  “听说是209寝室的一个女生在厕所上吊自杀了,据说死状巨恐怖……我感觉我以后都不敢回寝室睡了。”

  “真的假的……这也太恐怖了吧……我想换宿舍楼……”

  “别大惊小怪的,这有什么,大学里死个人再正常不过了,去年六栋男宿舍不是也有两个人跳楼自杀吗,六栋男生不是照样这么住。”

  “他们是男生啊……我们哪有他们那么大的胆子……”

  李泽听着周围女生们的议论,站在警戒线外朝里面驻足观望了一阵,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熟悉面孔后,他耸耸肩,随后便走开了。

  ……

  案发现场。

  厕所门口站着守卫的警员,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在厕所细致地勘察着。

  一阵哒哒的皮鞋声响起,一个穿着警服戴着墨镜的男子走进了案发厕所,肩章上的两杠一星彰示着他的身份。

  “郝队。”

  门口的警员纷纷冲着他敬礼道。

  郝伟点了点头,随后走进厕所,冲着现场的警员问道:“现场勘察得如何?”

  “报告郝队,法医正在对尸体进行初步勘验,身上没有明显伤痕,现场没有打斗痕迹,死者初步判定应该是自杀,现场暂时没有提取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一名警员冲着郝伟说道,“女生的身份已经确定了,是这所大学艺术系的一名大二学生,名字叫张娅,今年二十一岁。”

  郝伟一边点了点头,一边从兜里掏出一盒香烟,他刚抽出一支打算点上,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一般,手中的香烟立刻塞回了兜里。

  他来到尸体旁边凝神看了一阵,随后又来到死者上吊的厕所隔间仔细观察了一阵,缓缓地开口道:“死者不是自杀。”

  ……

  。

  PS:新书发布,求鲜花,求收藏,求打赏,求评价,求月票,求一切!!!!!!!!!你们的每一个数据支持都是作者群码字的动力,感谢各位读者大佬!!!!.

第2章 我亲自去请他!【2】

  在场的警员顿时一惊,纷纷将目光投向郝伟。

  “郝队长,咱们干刑侦工作的说话可不能这么草率。”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警员瞅了郝伟一眼道,他是郝伟手下的副队宋瑞国,不久前上任队长因为公务问题引咎辞职,在队里辛苦干了二十年的他本以为能够升职转正,谁知道半路让郝伟截了胡。

  “死者鞋子没有任何擦碰破损,上吊处的厕所隔间也没有任何踢踏过的痕迹,如果是上吊自杀的话,不可能不挣扎。”

  郝伟说道:“所以死者一定是他杀。”

  闻言,在场的警员都是纷纷地鼓起掌来,“郝队厉害啊!”

  “不愧是局长都十分看重的新秀,洞察力果然非同一般啊……有郝队在,这案子估计稳了。”

  一旁的警员拍溜道。

  “这起案子可能会有点棘手。”

  郝伟皱着眉头冲着一旁的警员说道:“你去这所大学的心理系专业,找一个叫做李泽的大二学生,让他过来帮忙协助破案。”

  “啊?”

  那名警员差点以为自己没听清楚。

  郝伟在警局里已经算是小有名气的刑警队长,业务能力非常优秀,深受局长的喜爱,今天他竟然要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生来帮忙破案?

  这个叫做李泽的学生究竟什么来头?

  “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郝伟转头看向一旁的警员。

  “不……不用。”

  警员连忙应答道,“我马上就去喊他!”

  几分钟过后,那名警察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冲着郝伟一脸无奈地说道:“郝队,他不肯来……”

  一旁的警员都是一脸惊讶。

  “好大的牌面,郝队派人喊他帮忙他竟然不答应?”

  “这学生什么来头?竟然能让郝队亲自去请他?”

  郝伟叹了口气,走出案发厕所点了根香烟,抽了几口后果断掐灭,在众警员愈发惊讶的目光下,缓缓开口道:“我亲自去请他。”

  ……

  十分钟后。

  案发厕所。

  警员们仍然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侦查工作,这间年数已久的女厕所里今天站满了男警察。

  副队宋瑞国一边督查着一众警员的工作,一边有些不满地朝着厕所外望去,“咱们局里人才济济,非要去请什么外援,而且还是个大学生!这完全是在胡闹,一个学生能帮什么忙,那不是添乱吗!”

  “副队,您别这么大火,郝队长这么做肯定有他的想法……”

  一旁的警员说道。

  “想法?我看他纯粹是胡来。”

  “想法?我看他纯粹是胡来。”

  宋瑞国哼了一声。

  “一个个都站在门口议论写什么?不用工作了?”

  郝伟的声音老远便从厕所外传了过来,依旧戴着那副墨镜,铮亮的皮鞋踏得嗒嗒作响,他身后跟着一个二十岁出头外形俊朗的年轻人,脸色平静,有着同龄人少有的沉稳感。

  周围的警员们都是朝着他投来了好奇的眼光,想看看郝伟请来的这个年轻外援究竟长什么样子。

  宋瑞国更是在李泽身上来回打量,目光有些不悦。

  穿着白大褂的法医杨明从尸体旁起身,冲着郝伟开口道:“经过初步鉴定,死者死亡时间在昨天晚上十二点左右,颈部有勒痕,面部失血煞白,身上没有凶器损伤痕迹,死于机械性窒息,下体无受侵害表现,至于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我们需要回尸检科做进一步尸检。”

  “是他杀。”

  李泽不知何时已经戴上了手套,仔细地查看着尸体。

  一旁的法医刚想开口阻止他,郝伟则是拉了拉他的衣袖,“让他继续。”

  “死者鞋子没有破损的痕迹,上吊所在的厕所隔间也没有踢踏过的痕迹,如果是自杀,死者不可能不挣扎。”

  李泽分析道。

  “这些我们郝队早已经分析过了。”

  法医杨明看了李泽一眼,对于这个贸然来到的大学生外援,他并不怎么看好。

  一个连校门都没出的学生,能帮上什么忙?

  就算他攻读的是刑侦类型的专业,平日里在学校里学的都是皮毛而已,真正要想破案,那需要极高的智商以及大量的刑侦经验。

  这种二十出头的毛孩子拿什么去破案?

  “光凭这些我们只能认为死者有很大概率可能是他杀,但经过初步尸检,我们发现死者颈部勒痕呈现V字形,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杨明挑眉道。

  “我知道。”

  李泽点了点头,前世的他作为一名国际刑警,对于尸检这一块的知识也算的上是精通,因此他非常清楚杨明的意思。

  通常来说,上吊自杀颈部勒痕应该呈现V字形,底部最深,向两侧上升变浅,最后消失,而被勒死的勒痕应该是呈一整圈环形的。

  而眼前的尸体颈部赫然有着深V形的勒痕。

  “死者颈部存在V形勒痕,且后颈部没有绳结痕迹,这不符合被他杀勒死的死亡痕迹。”

  杨明说道,“并且死者脸色惨白,这是由于上吊时血管受阻,头部缺少供血造成的,如果是他杀勒死,受害者脸部和颈部应该有大量红色淤血,并且呈现暗红色,这说明她确实是被吊死的——也就是说,她也有很大概率是自杀。”

  虽然杨明没有把话挑明,但众人都非常清楚,他的意思是死者就是自杀,至于把尸体带回尸检科做进一步鉴定,也只不过是走个程序过场而已。

  “错了。”

  李泽将鼻子凑近尸体闻了闻,毫不客气地反驳道:“你有没有考虑过死者可能被麻醉的情况?”

上一篇:漫威的氪星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