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之神级融合系统 第78章

作者:一泽瑞尔

  章老师笑吟吟地帮着她把箱子放到后备箱,随后递了一瓶矿泉水给苗凤道:“既然来深市了,就当做给自己心灵放几天假,别再想之前不开心的事了,先上车吧。”

  苗凤接过水点了点头,随后坐上了轿车的副驾驶。

  一路上,章老师不断地瞟望了苗凤手里的矿泉水,但苗凤并没有要喝水的意思。

  见状,章老师一边开着车,一边跟苗凤开始唠嗑起来,“这几天我带你在深市到处转一转,舒缓一下心情,我们深市这边虽然经济算不上多么发达,但好玩的地方倒不少。”

  “谢谢你……章老师。”

  苗凤有些感动地说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咱们网上都聊了大半年了,也算是不错的(ceeg)朋友了吧。”

  章老师看了苗凤一眼说道:“要不然你今天就在我家住下吧?反正我家里空房间多,也就是多添一床被子的事情。”

  “不用这么麻烦了。”

  虽然两人在网络上已经很熟悉了,但毕竟都不知根知底,苗凤也不敢随便住在别人家里,她婉拒道,“我已经事先在市区的紫荆花酒店订好房间了,你还是先送我去酒店吧,我先把东西放一下。”

  闻言,章老师眼神中浮现一抹怪异的神色,但转瞬即逝,“行,我这就送你去酒店。”

  丰田轿车快速地在马路上行驶着,但路边的车辆却渐渐地变得稀少起来,道路也变得狭窄老旧。

  苗凤有些疑惑地朝着车窗外面瞟望了两眼,随后掏出手机,打开手机地图看了一眼。

  “章老师,你是不是走错路了呀,这不是去市区的路啊,你怎么越走越远了?”

  “没事,现在是高峰期,市区的路堵的水泄不通,看着近其实往那走更费时间。”

  章老师笑着打着哈哈道:“我是本地人我还能不清楚么,往这条路走虽然远,但是路上没啥车啊,你就放心吧。”

  闻言,苗凤虽然脸上有几分担忧之意,但她并没敢说出来,只能任由章老师开着车行驶着。

  随着车辆继续行驶,道路变得越来越偏僻,四周满是树林山坡,道路上以及几乎看不到任何一辆车。

  随着车辆继续行驶,道路变得越来越偏僻,四周满是树林山坡,道路上以及几乎看不到任何一辆车。

  发动机忽然嗡响一声,车子突然停在了半路上。

  “怎么了?”

  苗凤有些奇怪地看了章老师一眼。

  “好像是爆胎了,你有没有感到车子倾斜了一些?”

  章老师说道。

  “没有吧……”

  苗凤摇了摇头道:“我没感觉出来啊。”

  “你下车帮我看一看吧,我感觉是后轮出了问题。”

  章老师说道。

  苗凤点点头,随后放下手中的矿泉水,打开车门来到了车子后轮处,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她半蹲着身子,检查着两个车轮的充气情况。

  “章老师,车轮没问题啊。”

  “是吗,你在那等等,我也下车看看。”

  章老师一遍说着,一边直接拎起了驾驶位旁边的一根棒球棍。

  打开车门,章老师将棒球棍置于后背,随后压低着脚步缓缓地来到了苗凤的身后,苗凤依旧是蹲在车子后探头观察着车子。

  这一刹那,章老师的眼中浮现起一抹无比凶厉的神色,她整个人的脸庞也变得有几分狰狞起来。

  她高高地举起棒球棒,对准了苗凤的后脑勺。

  与此同时,苗凤也是感觉到身后有人,她回头望去,苗凤的棒球棒已经准备朝着她的脑门砸去。

  砰!

  一声剧烈的枪声响起,在空旷的马路上显得有些沉闷。

  章老师顿时惨叫了一声,她的手腕直接被子弹贯穿,殷红的血花飚射起来,手中的棒球棒也是哐当一声掉落在地,滚落在苗凤的脚旁。

  千钧一发!

  几滴鲜血滴落在一旁苗凤的长发以及脸颊上,她整个人因为恐惧而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了起来。

  章老师则是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她捂着自己中弹的手腕,整个人撕心裂肺地惨叫了起来。

  两个女人的叫喊声顿时响彻了整条公路。

第156章 成功抓获!【2】

  “好枪法!”

  崔波驾驶着警车,脸色惊叹地看着副驾驶上的李泽。

  刚才自己距离丰田车的距离大概在五十米左右,这已经是警枪的极限射击距离,并且车子还保持着高速移动的状态中,李泽竟然能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精准无误地击中目标!

  崔波驾驶着警车率先来到了丰田车旁停下,两人一同从车上下来。

  苗凤蜷缩在车子一旁,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整个人都有些吓傻了。

  另一旁的章老师则是依旧撕心裂肺地躺在地上哀嚎着,她捂着自己流血的手腕,脸庞因为痛苦-而狰狞扭曲。

  “还好来得及时。”

  崔波看着瘫倒在地上的章老师,这才长舒了一口气,他看了一旁的李泽一眼,眼中的敬佩之情已经难以言表,“李队长您手下果然都是强兵猛将,没有他们……我们没法这么快赶过来_……”

  之前杨飞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就黑入了章青的账户,并且将她最近经常联系的几个网友的详细信息以及精确位置都查了出来。

  最终发现只有这个叫做苗凤的网友位置发生了变化,她从临市坐车已经抵达了深市。

  确定这一信息后,李泽通过杨飞的精准定位,立刻出警进行追捕行动,并及时地赶到了现场,救下了苗凤。

  李泽没有回应崔波的吹捧,而是转头看着地上的章老师,“我们又见面了,章房东。”

  看到面前的李泽以及崔波,章青的脸色已经有了几丝绝望,她清楚自己已经不可能跑得掉了,反倒是冷静了几分,“你们是怎么怀疑到我身上的?张天已经死了,你们根本不可能从他身上问出任何线索!”

  “这还得多谢张天。”

  李泽缓缓地亮出自己手机上的照片,上面赫然是章青卷发筒上的一小块碎片。

  “他是什么时候……”

  章青眼睛瞪得浑圆,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其实证物还有很多,就比方说你家里藏着的那根拐杖。”

  李泽缓缓地说道:“这次出门你怎么没带着那根拐杖,平日里你可都是用这根拐杖将人敲晕,再实施后续的犯罪的,这次怎么换成棒球棒了?”

  “你们到过我家了?”

  章青脸色愈发地绝望起来。

  “是啊,我估计这拐杖是你家老爷子藏起来了,看来他也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啊,只是年迈体弱,说话也说不清楚,根本阻止不了你。”

  李泽说道:“对了,你家的暗室我们也检查过了,如果你需要我们提供证物的话,我们可以给你列一个清单出来。”

  闻言,章青明白自己已经是人赃俱获,根本洗都没得洗!

  她咬着牙看了一眼,眼神里满是愤恨,“我竟然会栽到你们这些警察手里……”

  “你以为一切都在你自己的掌握之中?”

  “你以为一切都在你自己的掌握之中?”

  李泽挑眉道:“其实早在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对你有所怀疑,首先是张天橱柜里保存的鸡血,他对于保存鸡血理由的解释根本毫无条理,我几乎完全不相信。”

  “到后面你的出现让我意识到了某些东西,你给他带的两只鸡,根本不是为了送给他,而是为了让他帮忙杀鸡取血。”

  李泽挑眉看着章青道:“我接触过许多罪犯,有不少罪犯跟你一样,因为身体或者某方面疾病的原因,对于鲜血有着莫名的渴望。”

  “我来的路上的时候已经让警员调查你的底细了,你之前曾经出过一场车祸,当时的你因为失血过多差点死亡,所以现在的你才会对鲜血如此渴望,对么?”

  章青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李泽一眼,脸上的表情依旧狰狞痛苦,“没想到你们警察里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 ····求鲜花···· ·······

  “不过我有一点非常好奇,你为什么要让张天帮忙取动物的血?这岂不是多此一举?”

  李泽问道。

  章青沉默了一阵,忽然开口道,“因为我天生就对动物有恐惧感,哪怕是家禽,也根本不敢杀掉放血。”

  “不敢杀动物,但却敢杀人?”

  李泽顿时像是看怪物一样地看着章青,“不敢放动物的血,但却敢将活人的脸皮割下做成面膜,将他们的器官用来泡酒?你可真是变态啊……”

  0 ...... ...

  “把她铐起来。”

  李泽面色冷峻地说道:“带回局里再仔细审问吧。”

  眼前的章青的面容神态简直令人作呕,他已经不想再多看她一眼。

  崔波点了点头,他沉着脸,一言不发地来到章青面前,随后掏出一副铮亮的手铐。

  就在崔波弯腰的一瞬间,一直瘫倒在地上痛不欲生的章青忽然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这一瞬间她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速度与力量,清冽的刀锋眼看着就要刺穿崔波的胸膛。

  砰!

  李泽又是毫不犹豫地开了一枪。

  章青的另一条手臂也再度中弹,又一道血花爆开,章青手中的匕首也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对于这种穷凶恶极的罪犯,李泽随时随地都会保持着警惕,他非常清楚,这种罪犯清楚自己被逮住后一定是死刑,因此无时无刻都会想办法找机会反扑!

  既然对方要找虐,李泽也不介意多送她几颗子弹!

第157章 鲜血的渴望【3】

  章青再度撕心裂肺地哀嚎起来,剧烈的疼痛几乎令她快要昏死过去。

  一旁的崔波则是有些心惊肉跳地看了章青一眼,如果刚才不是李泽反应及时,他恐怕已经被章青捅伤一刀了!

  “你还真是丧心病狂,都到这种程度了,还想杀人?”

  崔波将手中的手铐收了起来,章青两只手都中枪了,戴不戴手铐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呵呵呵……”

  章青忽然惨笑了几声,脸庞依旧无比的狰狞,“杀人又怎样,如果你们经历过我受的苦难的话,你们就敢保证自己不会像我一样疯狂么!”

  “你经历的苦难?”

  李泽挑眉看着章青道:“你是指那场车祸么?噢,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当时还怀孕了,那场“六八三”车祸还夺走了你的孩子,所以你就因此疯狂了,对么?”

  “什么叫所以我就因此疯狂了……”

  章青的浑身都被气得有些颤抖了起来,“我本来也有着一个普通的家庭,丈夫也很爱我,我们两个最大的心愿就是能生一个儿子,但偏偏我是难受孕体质!”

  “我们两个结婚了很多年也一直没有怀上孩子,我们求助过各大医院,尝试过各种偏方,却偏偏一点效果都没有!”

  章青幽幽地说道:“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我们已经放弃的时候,我竟然怀上了!你知道这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么!”

  “但偏偏就是那一场车祸毁了一切!我大出血,不仅孩子的命没有保住,连我自己都差点命丧黄泉!我老公也死在那场车祸里,我的家庭,我的孩子,全部都毁了!”

  章青的语气越来越激动,“你们没有经历过我这种痛苦,又怎能理解我的心情!你知道我有多么渴望有一个孩子吗!啊?”

  “那场车祸以后,我不断地梦到当年自己被撞,浑身失血的情景,有时候我还会梦到自己孩子在梦中呼喊自己的画面。”

  章青的语气有几分哽咽,“我听得真真切切,孩子伸出手,在向我呼喊——血……血!他想要喝血!”

  “所以这就是你杀人的理由?”

  李泽目光直视着章青,这一刻,他的语气也变得无比的冷厉起来,“那你有没有想过被你剥皮杀害的孕妇?你也毁了他们家属的一切。”

  “就比如曹队长,你不仅杀害了他的妻儿,甚至还以残忍的方式割下他妻子的脸皮,削下她妻子的鼻子泡酒,他现在的伤痛要比起你当年更强烈几十倍!那他是不是也要像你一样,杀光所有人才满意?”

  闻言,章青顿时愣住了,她沉默了好一阵子,随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任何悲惨的遭遇,都绝不是你们残害他人的理由,所有将自己的痛苦发泄到无辜人身上的行为,都是内心脆弱无能的表现。”

上一篇:漫威的氪星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