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案之神级融合系统 第20章

作者:一泽瑞尔

  为了确定不是同名同姓,李泽仔细将后面的信息完整地看了一遍,确定这个何贵祥的所有资料信息都跟宿管大爷一样后,他这才几乎能够完全确定,这个遇害人何苗苗的父亲,真的是四栋的宿管大爷!

  想到这里,李泽不由得浮现里脑海里那个有些苍老佝偻的身影,他拿着水壶浇灌着那几株长不大的银杏树,苍老的脸庞上满是岁月的棱角。

  原来这个平日里似乎风吹不垮,雨打不动的宿管大爷,竟然也曾遭遇过这样悲惨的过往,但李泽几乎从来没有听到何大爷提起过这件事。

  或许……这就是男人吧……永远把最深刻最伤筋动骨的秘密与伤痕藏在心里,从来不以此作为乞求同情的资本。

  “这个人有些眼熟啊……”

  一旁的郝伟也是眯着眼睛说道:“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嗯,他是我们宿舍楼的宿管,你以前来找我的时候应该见过他。”

  李泽回答道。

  何大爷平日里一向对寝室里的学生们还算不错,很少去故意刁难学生。

  虽然交际不深,但李泽平日里没事也会跟何大爷唠嗑几句,不过他还从来没有发现,何大爷竟然还藏着这样悲痛深刻的过往。

  “他就是你们宿舍的宿管大爷?”

  郝伟有些意外道:“这么说来,前几天老队长去你们学校拜访的死者家属就是他?”

  “姜斌来过我们宿舍?”

  李泽也是有些意外,前几天他一直待在学校里,都没有注意到有人来找过何大爷。

  这么看来,两人当时会面的时间一定不长,估计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是啊,前一阵子是各个死者的五周年忌日,老队长都一一去拜访过他们的。”

  郝伟叹了口气,说道:“他当年离职后,跟这些死者家属许过诺发过誓,声称五年内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于法,我估计他是心里头过意不去,一个个地找这些遇害者家属道歉吧。”

  “这不是他的错。”

  李泽缓缓地说道。

  “当然不是他的错……错在我们整个市局,是我们当年没能力抓住凶手。”

  郝伟叹了口气,“当时省厅那边也派了专家过来,结果都是一样的,老队长为了这个案子忙碌了整整五年……哪怕辞职后也还在努力查这案子,只可惜最终还是被凶手盯上了,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命运都是由自己决定的。”

  李泽盖上自己手中的案宗,冲着郝伟说道:“陪我回学校一趟,我想跟何大爷聊一聊。”

  “好。”

  郝伟点点头,随后起身跟着李泽一同离开了办公室。

  ……

  港市大学。

  港市大学。

  一辆黑色的警用越野轿车停靠在了四栋宿舍门口。

  过路的学生们都是纷纷投来了好奇的目光,看到李泽从警车上下来后,这些学生们更是有些激动地讨论起来。

  “那个就是咱们学校的大名人李泽吧?他又坐着警车回来了,是不是又到参与侦破什么大案子啊?好期待啊……”

  “他本人竟然比照片里还要帅……我的天,这年头竟然还有这么诚实的人吗,他拍照都不美颜的吗……关键是不美颜也那么帅……”

  “李泽身边的那个好像是市局的刑警吧,听说是个队长?看上去老牛逼了……我要是能够跟市局刑警队长攀上关系,以后还有人敢惹我?”

  “看他们这副派头,估计又要办大案了,后面怕是又有大新闻可看了,坐等后续……”

  ……

  推开宿舍大厅的玻璃门,何大爷浇树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眼前。

  还是那副佝偻的身影,带着几分瘦削,脸庞苍老面色干燥,他悠然地给一棵棵树修剪着枝叶,那张云淡风轻的脸庞下,藏着无尽的沧桑。

  “何大爷!”

  李泽朝着他打了声招呼。

  何大爷转头望去,看到李泽身旁的郝伟后,他不由得眉头微皱,“这位是……”

  “我是市局刑警大队的队长郝伟,你叫我小郝就行。”

  郝伟主动朝着何大爷握手道。

  “不敢当不敢当,我还是叫你郝队长吧。”

  一阵冷风吹过,何大爷不由得裹紧了自己身上的外套,他扫视了一眼李泽身上的轻薄长袖,“这几天降温了,记得多穿点,我知道你们年轻人气火旺盛,抗冻,不比我们这些老年人,稍稍温度第一点就受不了,但还是要穿暖和点,毕竟冻出病来可不好受啊。”

  “我知道,谢谢何大爷关心。”

  李泽笑着瞟了瞟何大爷身上,一件宽大的夹克外套,看上去十分暖和。

  “你们来找我,应该不只是跟我嘘寒问暖拉家常的的吧。”

  何大爷放下手中的修剪工具,“去屋里坐一坐吧,这里风大,也不是个适合谈话的地。”

  李泽两人点点头,随后跟着何大爷来到宿管室里。

  何大爷将门窗关好,屋里顿时暖和了不少,“有什么事还请直说吧,跟我老头子说话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姜斌队长,您认识他吧,你们应该是老熟人了。”

  李泽开门见山地说道,“他遇害了。”

  。

  PS:求收藏,求鲜花,求月票,求评价,求打赏,求一切!!!!!!!!!!!!!!!!!!!!!!!!!!!!!!!!!!!!!!!!!!!!!!!!!!!!!!!!!!!.

第40章 凶手我抓定了,耶稣都保不住他!【3】

  “什么?”

  何大爷瞳孔一缩,脸上似乎还有几分不敢相信,“老队长他……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天下午。”

  一旁的郝伟说道。

  何大爷沉默了好一阵子,随后长叹了一声,语气里有几分哀伤,“前两天他才刚来过我这里,当时我心里就有些不好的预感,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事了……”

  “你有预感姜斌会出事?”

  李泽问道:“为什么?”

  “那天是我女儿五周年的忌日,他当时来找我,除了慰问我之外,还给我告诉我五年前的凶手可能重新出现了,然后就给我看了几张照片,上面有跟凶手相关的线索。”

  何大爷叹了口气道:“他当时说自己已经快要摸出凶手的身份了,我当时就预感到他可能会出事,毕竟他调查了这个案子整整五年,凶手可能也一直盯了他这么多年……”

  “姜斌给你看了照片?”

  李泽眼前一亮,“你还能记得他给你看的照片的详细内容吗?”

  “当然记得。”

  何大爷点点头道:“他当时拿了几张监控记录的截图,应该有六七张的样子吧,都是一些街道的监控照片。”

  “六张还是七张?你仔细想清楚一些!”

  一旁的郝伟也是有些振奋起来。

  何大爷思索了好一阵子,随后缓缓地开口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七张,当时他还特意将其中一张让我仔细辨认,但是我没认出来。”

  “那张照片里的主要内容是什么?”

  李泽连忙问道。

  “是一个男人的特写吧……”

  何大爷说道:“那男的穿着大黑色的风衣,戴着口罩墨镜鸭舌帽,个头比较高,咋一看有点像那种棒子国的男明星……看上去年纪也不大……”

  闻言,李泽和郝伟都是眼前一亮。

  从姜斌身上找到的那组照片里,并没有何大爷所描述的这一张。

  这就是那张丢失的照片!

  显然凶手杀害姜斌,就是为了拿走这张照片!

  “你还能回忆得更详细一些吗?”

  李泽问道:“照片的里的人还有没有其他能让你记住的特征?”

  何大爷再度思索了好一阵子,随后缓缓地开口道:“没有了……照片里的男人穿的很严实,我没有看出其他特征。”

  “很好,何大爷,非常感谢你的配合,你的陈述对于我们案情的进展有着非常大的帮助。”

  李泽说道:“虽然姜斌队长已经遭遇不测,但是案子还没有结束,后面会由我们接手这个案子,凶手最终一定会落网的!”

  “希望如此吧……”

  何大爷叹了口气,眼神中有几分沧桑,他注视着眼前的李泽一阵,随后冲着一旁的郝伟说道:“这位郝队长,你能不能暂时回避一下,我有几句话相对李泽同学说。”

  何大爷叹了口气,眼神中有几分沧桑,他注视着眼前的李泽一阵,随后冲着一旁的郝伟说道:“这位郝队长,你能不能暂时回避一下,我有几句话相对李泽同学说。”

  “没问题,你们先聊,我在外面等。”

  郝伟直接起身离开房间,并轻轻地带上了房门。

  注视着郝伟离开后,何大爷这才缓缓地轻声地冲着李泽道:“孩子,你也参与这桩案子了?”

  李泽点点头,说道:“我目前正在协助郝队长侦破这个案子。”

  何大爷沉默了几秒,欲言又止地看了李泽几秒,还是开口道:“说句心里话,我劝你最好还是不要过多地牵扯到这个案子里。”

  “为什么?”

  李泽一愣。

  “说句实话,对于这个案子,我作为受害人家属感触是最深的。”

  何大爷叹了口气,那双有些苍老的眼睛里满是沧桑,当年的一幕幕仿佛又浮现在眼前,“这个凶手或许跟你们平日里遇见的所有凶手都不一样,他狡猾、凶残、聪明、强悍,当年咱们市局为了这个案子算是闹得满城风雨,但最终结果呢……”

  “当时省厅里不是没有派刑侦专家来,但还不是没有抓住凶手。”

  何大爷幽幽地说道:“不是他们没有尽力,实在是这个凶手太厉害了……”

  “大爷你不用担心,我既然插手这个案子,就有绝对的信心。”

  李泽说道。

  “我知道你是咱们学校的少年翘楚,在破案这方面颇有心得,之前也跟着市局刑警队他们破了几桩案子,但我还是想说,你这次碰到的案子可能跟之前都不是一个量级的。”

  何大爷四处瞟望了一阵,随后轻声凑到李泽耳边说道:“我给你透个底,当时市刑警队的为了查这个案子,有两名警员英勇牺牲,后面省厅派来的专案小组一共有八人,其中有三人都因为这个案子殉职了……”

  ||“这个凶手他强大且凶残到你无法想象……我实在是不想看到你这样的好苗子卷入这样的案子里……”

  何大爷说道,“毕竟你是我宿舍的学生,又是全校的名人,你要是出点什么事,我真是担当不起。”

  “大爷。”

  李泽缓缓地抬起头看着墙壁上的黑白照片,“墙上的照片应该是你女儿,何苗苗吧?”

  “是啊……”

  何大爷有些意外地看了李泽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转移话题。

  “当年苗苗遇害时,你一定也很难过痛苦吧。”

  李泽说道。

  “那是肯定的。”

  何大爷回答道。

  “记住这份痛苦。”

  李泽忽然开口道:“如果没有人去终结这个残暴的凶手的话,还有更多同样的痛苦会延续到其他人身上。”

  “如果选择了逃避,就是选择将更多无辜的生命交到凶手手里,我李泽绝不会选择做懦夫,这个凶手,我李泽抓定了,耶稣都保不住他,我说的!”

  。

  PS:求收藏,求鲜花,求月票,求评价,求打赏,求一切!!!!!!!!!!!!!!!!!!!!!!!!!!!!!!!!!!!!!!!!!!!!!!!.

上一篇:漫威的氪星人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