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6章

作者:万劫火


“……是我输了,抱歉,这本书实在是太过于深奥了,简直像是一个完整而庞大的世界,充满了神秘和魔幻的未知,超越了时空的局限,从生到死,从诞生到消亡,以我浅薄的认知,有些难以想象能够写出如此巨著的人,那一定是一个伟大的人物。”

“当然,那是一位逝去的巨人。”

“巨人?难怪……”

声音渐渐消失。

季织绪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书和雨伞。

书店主人在和那明显是熟客的老人交谈时,态度要轻松幽默许多。

而那老人也同样亲切友善,仿佛是友谊深厚的忘年交。

然而季织绪回想起刚才的碰面,就感觉背后全是冷汗。

“黑鳞的无面人”弗兰克·王尔德,毁灭级的黑巫师。

最标志性的特征,便是他那脸上的面罩,还有那双半蛇人血统造成的暗绿色蛇瞳。

那看似温和的老人,是众所周知、凶名赫赫的,冷酷残忍的刽子手,双手沾满鲜血的屠夫。

他曾与秘仪塔的十位光辉大骑士之一交手,摧毁覆灭了近万公里的区域,拿下了毁灭级的称号。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中。

根据真理会在1788年公布的规定,超凡者被划分为四个等级,也叫做“白PDI分级法”,而真理会每年都会公布一次本年度的各级已登记超凡者的变动名单。

白bnormal(异常级)。

Panicky(恐慌级)。

Destructive(毁灭级)。

Indescribable(神明级)。

王尔德的名字虽然被标注上了“下落不明”和“秘仪塔悬赏中”两个备注,但却始终在毁灭级没有变动过。

要知道,诺金都城的上层区,总共也只有不到十位毁灭级的超凡者,而放眼整个阿兹尔,也不足百位。

这样一个早已销声匿迹的残暴黑巫师,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似乎和那个年轻人是朋友关系。

季织绪深吸一口气,匆匆离开,心中愈发坚信。

这书店的主人,果然是一个实力无比强大的神秘巫师!

至少也是和王尔德同为毁灭级!

她傍上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啊……

——

林介将那本《百年孤独》放回书架,一边转头问道:“老王啊,你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样子。”

王尔德算是他书店的常客了。

——虽然他的破书店总共也没多少客人光顾,仔细算算,熟客两只手就能数的清,不过全靠他的悉心经营,这些客人都和他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基本上已经把来他这里都当成了习惯。

像王尔德,从两年前第一次进书店,算上这次,一共来借了五次书。

虽然看起来次数有些少,但每次的借书周期都在一个月左右,相当于两年二十四个月里,有四个月时间贡献给了林介,足足六分之一!

诚意十足!

他开这家书店三年,头一年根本没有什么生意,所以王尔德可以说是资深老客户了。

同时,也是林老师经常进行人生指引和心理辅导的对象。

唉。

老年人,尤其是空巢老人,在生理和心理上都很容易出问题的。

而老王同志,就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空巢老人。

根据林介了解,老王有两个孩子,但对他都十分不好,爱人又离他而去,同事还很排挤他,甚至因为他的外貌而畏惧他,把他一个人留在诺金这样的大城市当中生活。

虽然不缺金钱,衣食无忧,但在精神生活方面,却十分匮乏。

这种匮乏,不单单是缺少亲人朋友的关怀,更重要的是缺少认同感。

老王本身是一个语言学方面的专家,对各种生僻的语言有着很深的研究,是一个专注且造诣很高的学者。

这样的人,很容易渐渐习惯孤身一人,但是无法忍受曲高和寡的寂寞。

所以林介就从这方面入手!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以正视且尊重对方在外貌上的缺陷换来了初始好感。

从对方手上拿来售卖的书籍推测出了身份信息。

然后顺手推荐了一本《温州话》。

这是号称“恶魔之语”的华夏最难懂的方言之一。

在温州境域内,互相听不懂的语言多达12种。

而在战争时期,甚至将温州话当做密语来使用,敌人根本无法破解!

林介看着老王的眼神从随意,到疑惑,再到惊恐,最后转变为重新点燃了生活希望的狂喜,嚷嚷着“恶魔,这才是真正的恶魔”,感受到了自己身为鸡汤圣手的意义。

唉,人生导师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当然,这片名为阿兹尔的土地上没有温州,更没有华夏,林介只能将这本书解释为来自一个已经消亡的偏僻遗迹。

005穿越者林介

是的,林介是一个穿越者。

从地球,穿越到这片名为阿兹尔的广袤国度上。

横向对比,他只是千千万万穿越大潮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但在某种意义上,他又算得上是与众不同。

因为他的穿越,一定程度是主动的。

这一切都要从林老师的爱好说起。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