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162章

作者:万劫火

“好了好了,不那么严肃了 ”

林介笑了笑,伸手拿出硬币,道:“我再扔一 次看看你这次的运气怎么样吧。”

说说是看看运气,实际上他还是打算暗箱操作 ,让老王多增加点信心。

王尔德心中已经麻木了,命运硬币是强大的施 法道具,但如此连续发动而依然显得轻松自如的, 神明级都不行……

一般这能力发动起来肯定要准备好祭坛供奉命 运女神,虔诚祈祷才行,发动之后也就瞬间消耗大 量的以太,陷人虚弱状态,哪有这样真跟扔硬币一 样的。

您其实就是幸运女神吧?

“啊,是幸运,看来此行顺利啊。”

林介看着手中有着红点的一面。

两人相视一笑,气氛和谐,一切尽在不言中。

“使徒大人允许你觐见并诉说自己的罪。”

身穿白色长袍的侍者面色冷漠地说道。

“感谢……”风尘仆仆的文森特连忙在胸口両 出半圆,但侍者却已经目不斜视地转过了头,并没 有搭理他的意思。

他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抬头看向面前的穹顶 神殿。

这里是第七教区的穹顶教会神殿,也是新任第 七使徒的住处,文森特前几天才从这里离开,现在 又以请求赎罪为由,回到了这里。

曾经当文森特仰望这里时,心中满是崇敬。

然而如今,他的神父袍中还放着那本《太阳圣 典》,再看向这宏伟的神殿之时,心情就十分复杂

了 神殿当中只能够存在月亮的丨目徒,一切异端

都将被排斥消灭,然而《太阳圣典》却安然无恙。

文森特思绪万千,迈步走人神殿当中。

143晦月使徒

文森特怀揣着《太阳圣典》和心中的满腔疑问,行走在寂静的神殿当中,四周约彩绘玫瑰玻璃窗透进些许微光,映照在他的神父袍上。

因为此刻是夜晚,他脸上依然蒙着遮眼布,避免直视月亮。

曾经他觉得这样做是必须的敬畏,是为了表明信徒的谦卑,以及他们获得月亮的庇护和力量的代价。

但是现在,他的心中产生了越来越深的疑问,信徒确实应该保持对神的敬畏,但连自己信奉的神的真实样貌都无法看见,似乎就显得有些古怪了。

他们信奉着月亮,念诵着月亮的名,但.....谁又知道他们朝拜的,到底是不是月亮?文森特把自己那些像是野草一样疯长的“渎神”想法压下去,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放空思维,快步沿着笔直的长廊,走 到了第七使徒所居住的忏悔室之前。

第七教区这所神殿的规模很大,高高的穹顶象征着神权的伟大,彩窗和白色雕塑随处可见,兼具了宏伟壮观和精致华美,最上方开了一个圆形的穹顶天窗,月光倾洒而下,令每一 个进入神殿的人都能感受到月亮的恩赐。主要的礼拜厅在整个教堂的中央,足够容纳上千人,两旁则是教土们的住处,学管本教区的使徒则住在教堂的忏悔室当中,普通人是没有 办法接触到的,只有权贵以及本教区的神父才能进入这里。

穹顶教会是目前最广为人知的阿兹尔宗教,也是普通人所接触到的最频繁的超凡者组织,表面功夫自然做得十分到位。实际上,使徒真正接待的,只有超凡者。

穹顶教会由教宗、圣女、使徒、传福音者、神父、教士/修女组成,地位依次降低。

其中教宗自然只有一位,由神谕产生。圣女则有两位,代表月亮的光暗两面,负责传达神谕。

使徒则有七位,以月相命名,分别是朔月,上弦,宵月,望月,下弦,残月,晦月,拥有各自的权能。

文森特所在的,便是晦月使徒所在的教区。

传福音者在各地行走流浪,向遇见的所有人传播穹顶教会的信仰,做的工作实际上和神父没有差别,好像就是外派的神父。

之所以传福音者会高神父一头,是因为他们实际上都是穹顶教会的战斗人员,也就是有战斗特长的神父,相比起以治愈为特长的神父来说,传福音者更受高层的青睐。而神父,反而更像是失去了某些功能的残次品,只能派去给普通人传播信仰。

至于教士和修女,就是能力更低的超凡者,数量虽然更多,但基本上可以无视。

文森特伸手按在了忏悔室的木门上,犹豫了一下,缓缓推开。

”嘎吱一”轻微的开门声音响起,在空旷走廊的寂静映衬下,显得更加清晰。

忏悔室是一个几乎密闭的小房间,只有最上方留若一个小窗口,淡淡的银色月光投下来,笼罩着站在最前方身穿红色长袍的使徒。

新上任的晦月使徒是一位女士,名叫温妮莎,她有着长长的栗色直发,面容舜和美丽,嘴角仿佛时刻都噙着笑,看着就温柔可亲。

与文森特样,她也蒙着眼睛,但并不妨碍那种令人平和的气场直击心灵。

这就是晦月使徒的权能[寂静领域], 当然,这仅仅只是表层外泄的效果,真正的能力发动之后,简单地说,就是全体沉默术,在一个大范围内令以太丧失活跃度,无法被利用,在战场。上简直是大杀器。

之前的晦月使徒在外出对抗梦兽入侵的时候不幸殉道牺牲,于是由圣女和教宗从传福音者当中重新挑选了一位赋予权能,成为新任的第七使徒。文森特微微低下头,走过去行礼,用颤抖惶恐的语气说道: “使徒大人,我有罪。



温妮莎刚上任不久,还是第一次有神父过来向她主动忏悔赎罪。

但这种事情实际上也平常,因为对于月亮的信仰普遍极度虔诚,经常会有神职人员无法忍受住对自己一些小罪行的悔恨,而选择向更上级坦白忏悔,乞求原谅。

她微笑着柔声道: “文森特神父,你有什么罪?"

“只要你选择向月亮如实相告,诚心悔过并改正,心中常怀警醒,月亮也将给予你最仁慈的宽容。”文森特对这些话简直太熟悉了,他以前就经常用这套话对信徒说,现在却变成了被说的对象,一时之间心中有些古怪。

他驱散这些情绪,专心演戏,书店主人说的没错,他不能让自己表现出迟疑,作为一个完全信任教会的神父,反而要立刻如实将这些异常现象上报才不会被发现端倪。文森特按照原本打好的腹稿说道: “我.....我最近感到十分不安。

温妮莎的表情发生了变化,翘起的嘴角微微向下: "不安?"文森特面露惶恐,道:“是的,不安。我时常感到焦虑,烦躁,无法静心冥想,,呼吸困难,甚至浑身发抖,而且我经常会出现幻听,幻视

”等等。”温妮莎淡淡的笑容不变: “神父,这并非是罪恶的事情。

文森特连忙摇头:“请您听我说完,我本来以为只是我自己最近过于忙碌的原因,但实际上,情况比我想象的要严重得多。"

他先把症状都具体描述了,然后诚惶诚恐地道:“使徒大人,我、我在幻觉当中,看见了月亮!我有罪!"

温妮莎脸色骤变,眼神一凛,但随后又变回了高有亲和力的样子,安抚道: "你看见了月亮?你确定自己看见的是月亮吗?”

”这....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是听别人描述的,应该就是月亮,它就在水里。

”文森特问道:‘ “使徒大人,我该怎么办?我是否不够虔诚. ..."

温妮莎挂上微笑,道: “没什么关系,这只不过是你的妄想,那并非真正的月亮,只是你的想象罢了,你从没见过它,不是吗?

“安心,你需要的是好好休息,对了,你应该是前段时间发放的圣。月脑适用者之一,感到不安的话,多用用吧,我想你应该已经感受到了它的作用,觉得不够虔诚的话,不妨让它带领你前往月亮的庇佑。"文森特做出被成功劝导的样子,又和温妮莎交谈了一阵,然后感激不尽地离开了。

温妮莎看着他离开,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冷声道: “调出文森特的监视记录,他最近的情况如何?”

旁边的侍从忽然出现,恭敬地将一 枚白蜡递给了温妮莎。

文森特并没有料到,他们这些被赐予了圣月脑的神职人员,其实一 直都通过圣徽被暗中监视着动态。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