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无限世界献上皇者 第847章

作者:星之夜落


看着貌似已经释怀并且还露出了笑脸的夜蚀,风早神人咽了口口水,她早就应该注意到的,虽然夜蚀平时一副没心没肺还总是把开心放在大局之上,但是只要牵扯到八重樱,他就会把一切都歼灭掉。

“对了,我先出去溜达几圈熟悉熟悉地图,万一找不到晚宴的地方就尴尬了,”夜蚀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

“我带你去吧!”风早神人十分紧张的站了起来。

“你知道?”夜蚀眉头一挑。

“大概……”风早神人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发,虽说她之前来过,但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

“你还是准备自己的礼服吧~”夜蚀翻了个白眼。

“你不准备吗?”

“我?既然她打算就那样子,那我为什么要改变呢?”夜蚀摆了摆手离开了房间。

“菲雅娜现在有个艰巨的任务出现了!”在夜蚀走后风早神人伸出双手重重的按在了菲雅娜的肩膀上。

“怎么啦?!突然这么严肃,”菲雅娜吓了一跳。

“这关乎着这场剑舞祭会不会正常举办下去!”风早神人深吸一口气,然后严肃的说道,“一定不能让樱小姐被那些贵族骚扰!不!绝对不能让那些贵族接近她!”

“不会这么夸张吧,夜蚀也不像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吧,”菲雅娜有些不解的推开了风早神人的手,“平时和他开玩笑,他也做到恶作剧一下而已。”

“不不不不!因为对于他来说那些玩笑不过是恶作剧而已,所以他也会做些恶作剧来回敬你,但是……”风早神人脸色有些难看,“他要是不想和你玩了,就不是恶作剧那么简单了,你应该还记得那个矿上吧,要是他直接在这里扔下去。”

“那还真是个不得不完成的艰巨任务,”菲雅娜脸一白。

——————————————————

“啊——这里我好像来过。”

夜蚀摸着下巴打量着一个正在喷水的庭院,貌似他这是第四次看见了。

“不过这地方蛮不错的,”夜蚀毫不在意的直接踏进了庭院,在花朵周围聚集的光精灵并没有因为夜蚀的闯入而逃开反而在好奇的凑到了他的身边。

“竟然不会害怕我?”夜蚀伸出左手,一只光精灵十分顺从的落在了他的手心。

如果让其他精灵使看见的话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这些精灵并没有很高的智能更多的是顺应本能,但是本能中厌恶男性的精灵竟然会亲近男性,这根本是不可能才对的。

“既然你们不想走那就留下吧,反正闯入者是我,”夜蚀放下了左手朝着庭院的中心走去,周围的精灵十分有秩序的让出了一条道路。

“这就是精灵王?”夜蚀歪了歪脑袋打量着五尊石像。

手持燃烧宝剑的战士——火之精灵王[沃坎尼克]

神情悠然恬静的少年——风之精灵王[贝伐尔]

高举钢铁巨锤的大汉——地之精灵王[罗德.几亚]

怀中抱着水瓶的女性——水之精灵王[伊莎莉亚.汐娃]

持天秤与锡杖的老者——圣之精灵王[亚历山大]

以上将是这次剑舞祭的受害者。

作者留言:

PS因为开学了,所以那啥三更就不存在啦~当然国庆的时候就不一定了。

PS还有就是一本不知道算是旧的还是新的书《神在我耳边轻声说》,当然作者当然是星之夜落啦~

第六十章宴会开端

就在这时夜蚀注意到了,这里其实还有第六尊雕像,不过不知道被谁敲碎了只剩下了膝盖。

“那是遭到世界遗忘的第六位精灵王,暗之精灵王——莲.阿修道尔。”

漆黑的羽毛缓缓落下,围绕在夜蚀周边的光精灵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向着四周逃散开来。

“哈~是你啊。”夜蚀叹了口气。

“怎么一副见到不想见的人的口气,”蕾斯蒂亚双手背在身后一蹦一跳的来到了夜蚀身边,脑袋一歪,美丽的黑色长发倾泻而下。

“你不去找你的莲.阿修贝尔,来找我干嘛,”夜蚀瞟了一眼身边故意凑过来的蕾斯蒂亚没好气的说道。

“啊~但是莲正被一群小姑娘纠缠着,”蕾斯蒂亚毫不掩饰心中的幽怨,“真是过分~”

夜蚀翻了个白眼十分干脆的转身打算离开,他可没有兴趣听一个少女倾诉自己被甩了的故事,而且明明是蕾斯蒂亚自己离开了风早神人。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绝情,明明有一个伤心的女孩子在倾诉,”蕾斯蒂亚并没有跟上夜蚀,而是静静的注视着夜蚀背影。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夜蚀停下了脚步转身一脸无语的看着蕾斯蒂亚。

“怎么说呢~就想你暂时陪陪我~”蕾斯蒂亚右手食指轻点嘴唇,眨了眨黄昏色的眼睛,有些俏皮的看着夜蚀。

“再见,”夜蚀毫不犹豫的转身打算离开。

“喂!你也太干脆了吧!”这次蕾斯蒂亚没有再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夜蚀,而是快步向前十分娴熟的拉住夜蚀衣服都下摆,“你也稍微多看我两眼!”

不知为何蕾斯蒂亚的声音中带上了淡淡的哀伤。

“啊喏……”夜蚀无奈的举起了双手,“我应该没对你做过什么吧?”

“啊——”蕾斯蒂亚愣了一下,然后轻轻的咳嗽了几声,“咳咳咳,这算是少女挽留人的一种手段。”

“先说好,艾斯特这个丫头正在强烈抗议,要不是我压着她现在蹦出来试图用眼神杀死你了,”夜蚀指了指自己腰间挂着的艾斯特,此刻她的剑身正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并且十分轻微的震动着。

“你还真是……”蕾斯蒂亚叹了口气后退了几步身后漆黑的羽翼缓缓张开,“去提醒一下莲,小心穆亚,她一定会去袭击你的同伴,做好准备。”

“真是个喜欢给人添麻烦的奴隶,”夜蚀哈出一口气,走向了庭院的长廊,“蕾斯蒂亚回去告诉你背后的那个假的莲.阿修贝尔,她想怎么闹腾与我无关,但是要是我的同伴因为她的行为受到伤害,那么将感受到真正的绝望!”

“要是当初……”蕾斯蒂亚苦笑的捂住了胸口,“遇到的是你该多好。”

“风早神人听到一定会想要拿着刀子和我拼命的,”夜蚀翻了个白眼转进了走廊。

“我说的……不是她啊。”

————————————————

“你就真的……这么过来啦!?”风早神人嘴角抽搐的看着十分自然的出现在宴会上,十分自然的拿起奶油蛋糕的夜蚀,“至少把你那件大衣穿上啊!”

“诶?”夜蚀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着装,蓝色的牛仔裤家白色T恤,然后一脸茫然的抬起头,“很奇怪吗?”

平时他和楚子航去参加恺撒的宴会也这样,也没有人说什么,反倒是恺撒被镇住(雾)一次,后来他也想这么做,然后被学生会的干部拼命阻拦。

“已经不是奇怪了好不好!”风早神人凑到夜蚀身边隐晦的指了指周围,压低了声音,“你就不觉得别人穿的和你不一样吗?”

夜蚀扫了一眼周围,各个不是礼服就是西装,就连风早神人也穿上了正装,这么看来他更像是误入贵族宴会的学生。

上一篇:无限见稽古

下一篇:玄幻之至尊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