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无限世界献上皇者 第376章

作者:星之夜落


这算是什么,连攻击都没有被打中就要死了吗?连挣扎都做不到,死得就像一直蝼蚁?

不知道为什么,夜蚀生不起反抗的心思,仿佛死亡已经注定。

无力感如同沼泽般一步步将夜蚀吞没,握紧的右手也慢慢松开,灰色逐渐被黑暗覆盖。

说起来,我也累得不行啊,一直冒险什么的,一直背负什么的。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去找回那个记忆啊,说不定人家就是厌恶了这样的他才离开的也说不定。

真是的,搞了半天我只是在自作多情吗?

黯淡的眼睛慢慢合拢,强健的心脏开始停止,炽热的血液慢慢冷却。

黑色从深渊中探出缠绕在了夜蚀身体上,逐渐和上的瞳孔逐渐被黑色覆盖。

远在神社中祈祷的八重樱猛地站起身,一只手用力捂着心脏,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为什么,夜蚀的似乎在消失,但是又在出现?”

仿佛正在失去什么的感觉让八重樱倒在了地上了,碧蓝的眸子中开始漫起了水雾。

“你要离开我吗?夜蚀!”

仿佛与世隔绝的夜蚀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他只感觉身体在不断的下坠,疲惫感让夜蚀不想思考他要到哪里去,也不记得从哪里,连自己是谁都变得模糊。

“我是谁?从哪来?到哪去?这简直是人类世上最难的哲理问题了。”

一只手从深渊中探出按在了夜蚀的后心,托住了下坠的夜蚀。

是谁?

夜蚀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曾经经历过的伤痛正在逐一回忆起来,精神逐渐涣散。

“你现在睡过去我们可是会很苦恼啊,毕竟就算是我们,要拦住现在的这个家伙也很困难。”

关我什么事。

托住他的人的抱怨反而让夜蚀有点烦躁,既然觉得苦恼那就不要再管他!

“你这么流氓我们也没有办法,不过在看到这个之后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仿佛没有安全感的幼兽卷缩在地上樱发少女的图像直接在夜蚀的大脑中显现,不断淌着眼泪的眸子红肿不堪,纤细的手指深深的扣如洁白的手臂中,但是她的主人就是感觉不到一般,只是一个劲的抱着自己的身体。

夜蚀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顺着少女脸颊落在的泪珠如同重锤一般一下下的砸在他的心脏上,让连自己是谁都快忘记的他感到了心的疼痛。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就是走在自己的伴侣前,一了百了的你是否会在意过爱你的家伙们到底会有多痛苦。”

夜蚀沉默无言。

“你这么自甘堕落我们是无所谓,但是你这么随便放弃自己的一切让我们有点不满啊。”

我不确定,曾经的那些回忆是否存在…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反正你又不是一个贤明的王,那就干脆当一个暴君,将那个女孩子的心抢回来好了,敢跟你抢的就直接宰了!”

“对啊,我是…暴君来着啊!”

手指慢慢颤动了两下,心脏慢慢跳动了两下,一丝光芒在眼睛中闪过。

坠落的姿态变成了站在深潭之上,身前是带着一丝光芒的的未来,身后是逐渐追逐而来的过去。

“自己掉进来就自己出来吧。”托着夜蚀的手被收了回来,一个身影擦着夜蚀走向了前方。

“从这一刻起,我们就两清了。”

一缕灰发是夜蚀唯一捕捉的东西。夜蚀无声的笑了笑,回过头看向了被扑过来的黑暗,轻叹了一声。

“果然,我还是…”

漆黑的颜色瞬间将夜蚀吞没,没有一丝停滞的冲向闪着光芒的未来。

“想活下啊!”

无数的星光从黑暗的深处点亮,如同银河般的光辉一圈圈扩散,光柱将黝黑的过去连同未来一起贯穿,遮蔽着世界的黑暗在眼睛睁开的瞬间被永恒的光辉驱逐。

“哼,这就这点程度吗?”

眼中闪着光辉的夜蚀猛地跺下右脚,璀璨的星河从夜蚀的脚下向四周扩散,其中蕴含的光芒甚至超越了恒星的光辉,连接着铠甲部件的电弧变成了光晕。

夜蚀伸手一招,坠入熔浆中的神刀飞了出来。

狰狞的龙首张开咬住了刀柄,锋利的剑刃对准了逐渐凝固的地面用力刺了下去。

“【恶鬼缠身】!”

仿佛是竭尽自己的一切,名为夜蚀的存在仰天咆哮了起来,凝实的大地瞬间崩裂,如同血液般鲜红的熔浆瞬间沸腾起来,漂浮在四周的三颗恒星收紧了起来。

铠甲部件如同流星般洞穿了熔浆组装到了夜蚀身上,三颗恒星化作三道光芒柱镶嵌在右臂之上的,栩栩如生的龙首型手臂镶合在手背上,闪着金光的两只龙瞳闪着幽冷的光芒,白银的肌肉逐渐攀升缝合了铠甲间的间隙,不留一丝缝隙的头盔遮住了夜蚀的头,漆黑的火焰从脖子的位置喷涌而出,如同巨大的披风洒落,遮住了夜蚀的左半部分身体。

闪烁着究级之光的神刀高指天空,白金色的光辉冲天而起。

“敌人也好回忆也好,全都给我一起来吧!”

作者留言:

ps番外先欠着,最近考试,拼命刷题中。。。

ps新年加更什么不存在的,为了幼贞德献上我的肝!

第一百三十四章该回家了

强大到底是什么感觉呢?

每一次呼吸仿佛都可以抽干周围的氧气,细胞不断吞噬着周围的能量,心脏如同高压水泵般将血液运输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感觉可以贯穿脚下的大地啊。”

夜蚀握了握手,铠甲摩擦的铿锵声犹如雷鸣,只是一个小动作便让开始冷却的熔浆再次沸腾,四射的熔浆溅到铠甲上如同水流一般留下,白银的铠甲表面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刚刚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夜蚀抬起头看向了天空,完成铠甲的的那一段记忆变得模糊不清,但是被死亡所包围的感觉却让夜蚀记忆犹新。

但是这一切都像是春雪一般消散的一干二净,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可恶啊。”

夜蚀现在没有一丝喜悦感,无力感如同大山般压在身上,绚丽的铠甲也给不了他任何的安全感。

上一篇:无限见稽古

下一篇:玄幻之至尊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