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无限世界献上皇者 第353章

作者:星之夜落


魔王们早就不耐烦了,连分身都算不上的神明让他们失望透顶,但是眼前的老人却是实实在在的不从之神,而且是鼎鼎有名的神明!

“我还以为你会一直躲着呢,”夜蚀垂下握着弓的右手,嘲讽的笑道,“御老公?还是说须佐之男。”

“名字对我而言没有意义,对你们而言也没有意义。”须佐之男随手将喝干的酒壶扔在了一边,空闲的手握在了腰间刀的刀柄上,“你只需要知道我是来杀你的就好了。”

“也对,我又不需要神明相关知识才能压制不从之神。”夜蚀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而且我对马上要被我杀了的家伙到底叫什么也没有兴趣。”

“也就是说最好的猎物被你抢走了。”沃班眯起了眼睛,脸上露出了危险的笑容。

“拜托,我们遵循自愿原则,是他找上我的,还有…”夜蚀脸上表情一冷,背后无数的涟漪在空气中张开,探出的武器转向了沃班,“碍事的话连你一起杀。”

“嚯哦,现在就想和我厮杀吗?”夜蚀毫不客气的话让沃班眼中凶光一闪,人类的手臂逐渐开始兽化成狼的爪子。

“伯爵,你是想和武之顶点的我现在就决胜负吗?”

罗濠如同一片羽毛般轻盈的落在了夜蚀身后,冷冷的注视着按耐不住自己凶性的沃班。

“一对二?以为我会退缩吗?”沃班嘴角一勾,整个身体膨胀变成了三米高的巨大狼人,锋利的爪子对准了夜蚀和罗濠。

“喔喔喔!你们在做什么!现在可是大敌当前,我们不是一个团队吗?”眼看气氛越来越火爆的两方人,安妮插在了其中,伸手挡在他们面前,真诚的说道,“团队可以争吵因为我们是家人,我相信你们心里其实都有…”

“停!”

安妮话还没说完,夜蚀便不耐烦伸手打断了她。

“第一,我们不是一个团队!是你们非要插一脚的,最多算是合作!第二…”

一边说着,夜蚀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无奈,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般。

“你是在仿造《闪电侠》的台词吗?”

“我看他都是这样给人们带来希望的,所以我就试一试而已。”安妮有些不好意思的转过了头,她其实是以为在场的人都不是会在意电视剧的类型,所以才下意识的用了里面的台词,但是没想到居然有一个弑神者知道!

“还有第三点!”

一个巨大的黑影遮住了夜蚀,一道寒光斩向了夜蚀的脖子。

“小心!”

安妮瞳孔一缩,但是她没有足够快的速度可以冲过去推开夜蚀,只能徒劳的呐喊试图让夜蚀注意到。

“哼,【ENKIDU】!”

白银的锁链从大地中钻出一圈圈的扣合在了寒光的实体上,仿佛可以开山断脉的一击在触碰到夜蚀前便停了下来。

“第三点,什么叫做大敌当前?我有点不明白。”

夜蚀慢慢扭过身,冷笑的看着挥刀偷袭他的须佐之男,曾经光明磊落的钢之神变成了趁机偷袭的御老公。但是他做错的一点就是靠近夜蚀,并且用作为附属神的【天丛云】砍夜蚀,【黄金之王】模式的夜蚀可以轻易的使用【天之锁】的力量,自然可以轻易的捕捉住【天丛云】。

“如果是原来的神具的话说不定会对我造成点麻烦,但是很可惜…”夜蚀朝须佐之男一摊手,讽刺道,“现在放弃这把刀说不定可以苟活一会儿,当然只会有一会儿而已。”

【天之锁】在夜蚀的控制下只束缚住了【天丛云】,作为使用者的须佐之男只要一松手就可以从容躲过夜蚀接下来的攻击。

“在这把刀没有断裂前,我是不会松开的。”

“也就是要榨干价值的意思喽。”夜蚀不屑一笑,抬起空闲的左手冲着须佐之男一挥,原本安分的呆在地上的锁链纷纷动了起来,锁链首部的尖锐对准了须佐之男的头。

“那么再见。”

随着夜蚀的一声令下,锁链暴起凶狠的刺向了须佐之男的脑袋,只要瞬间须佐之男便会内捅穿。

面对闪着寒光的尖刺,须佐之男眼睛都没眨一下,一道诡异的光芒在【天丛云】上一闪而逝,原本紧紧的捆住【天丛云】的锁链纷纷松开落在了地上,就像是失去了动力一般。

须佐之男趁着锁链松开的瞬间抽出了【天丛云】向四周挥斩,磅礴的剑气推开了扑向他的锁链。

“嗯?”可以算得上是自己身体的【天之锁】出了什么问题夜蚀可以感知的轻而易举,在某个时刻【天之锁】失去了一部分的魔力,针对神性的能力也削弱了一点,须佐之男也趁机后退了一步。

夜蚀提供的作为【天之锁】的魔力是真以太,即使再稀释夜蚀也可感受到,所以从【天丛云】剑身上流到须佐之男的痕迹相当明显。

“和草薙护堂的时候挺像的,可惜最多上限改了不少。”过多的咒力拥入即使是作为从属神的【天丛云】也会坏掉,“可惜,没什么用。”

无数的银色锁链如同海浪般从大地中钻出,虽然说是从大地中钻出,但是地面可没有一点变化。

“你偷窃咒力不过是一些小把戏而已。”

“而你和你的刀可以挡多久?”

白银的锁链如同海浪一般在地面上翻腾,迫不及待的扑向了须佐之男。

“哼!”

须佐之男冷哼一声,握着【天丛云】的手高速挥舞了起来,每一条扑向他的锁链都被他轻易击飞,而且他的速度越来越开,甚至咒力都不见匮乏。

“咔擦!”

轻微的碎裂声让须佐之男脸色一边,顾不得其他的后退了一步。

一条很细很细的裂缝出现在了【天丛云】光洁的剑刃上,虽然很小但却充满了瑕疵和违和。

承受不住过高的咒力炸掉是常态,但是如果在这个时候须佐之男失去武器的话会倒得更快!

第一百零九章洪水

“你后退了呢?”

夜蚀嘴角一勾,语气中充斥着嘲讽,当初的西格鲁特至始至终都没有后退一步,始终都站在他面前毫无畏惧的直视着他的眼睛,而同为各自神话中最强的钢之神须佐之男却后退了,令人感到讽刺的是,须佐之男是神之子而且过得风雨无阻,而西格鲁特最后却没有任何好的结局。

“他是英雄,而你不是。”

或许并不是每一个英雄都必须有一个悲惨的过去和一个悲惨的未来,但是英雄必然有他所坚持的。西格鲁特坚持不会向巨龙后退一步,坚持为了他人带来幸福,而须佐之男夜蚀至今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

畏惧最后之王的力量,不敢让最后之王降临,始终活在最后之王的阴影之下。

“在我眼里,你算不上英雄。”

夜蚀伸手拂过身边的锁链,缓步走向双手持刀对着他的须佐之男。

“活着的时候像一个英雄就够了,死了就不要在意什么操守了。”须佐之男咧了咧嘴,对夜蚀的话毫无反应。就如同他所说的,他活过了精彩的一辈子,对什么都没有什么想法,他不管做什么神话也不会改变,所以他也无所谓夜蚀对他的评价,不只是武神的他深思远虑。

海洋狂暴的时候令人恐惧,但是真正可怕的是平静的海面下隐藏的数不清的威胁。

“那你乖乖去死吧,反正也死过一次了。”

夜蚀一挥手,周围的锁链如同毒蛇一般咬向须佐之男,平静的大地开始翻腾了起来。

“容我拒绝!”

须佐之男灵活的闪开了锁链的缠绕,手中的【天丛云】更是在他的挥舞下形成了一片密不透风的防御,很难想象须佐之男看起来相当笨重的身体灵活的像一只猴子。

上一篇:无限见稽古

下一篇:玄幻之至尊武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