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99章

作者:万劫火

表面上的镇定和坦然,被别人一句随意的问话 击溃。

“不。”林介和他对视,打断了他语无伦次的 自白,缓缓道:“你这是自我放弃,既然你说自己 有罪,你现在又不想赎罪,那就是在逃避自己的责 任,实际上你的行为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你的怯懦 罢了。,,

从“往后万年”这样的话来看,这里这个场景 应该不是真实的,可能是这个精灵自己的心境,实 际上是一个回忆。

而所谓屠杀殆尽也只是几乎而已,他自己并不 确定是不是真的杀光了。

“你关注过你的国家后来如何了吗?你剩下的 子民又怎么样了,是否颠沛流离,又是否在哪里重

建了家园,他们比你弱多了吧,却还在辛苦努力, 而你拥有强大的力量,却在这里自怨自艾,连一点 实际行动都没有,你只是在自己骗自己,让自己有 一个借口不用承担 ”

“什么没有资格,你哪里来的资格,这是你该 为你所做的行为付出的代价,在所有人的目光中煎 熬,这才是你该受的罪,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缩成一 团。”

专业话疗带师林介呵呵一笑:“这几万年,你 没有一点长进,只是在不断地后退,后退,再后退 ,还在等别人宽恕你,你有没有想过,在你无所作 为的时候,你的子民遭受的痛苦远在你之上!”

“好好想想,你到底该怎么做,没有人是你的 救主,只有你自己才能拯救你自己。”

坎德拉一怔,然后随着林介说的话,完全呆滞 了。

再然后,他看向林介的眼神就亮起了光,那是 一种如孩子看父亲的目光:“您说的对,但我的愚 昧根深蒂固,倘若没有您的指引,我不知道我该怎 么做……我深恐犯下同样的错。”

精灵匍匐下去,金色的长发逶迤,额头触碰着 林介前方的土地。

“我想要……成为您的剑。”



080弑神(上)

他的意思,应该是说想让林介在他真正行动的 时候给出指导意见吧。

除此以外,从他的态度看,也有效忠臣服的意 思……这算是新手剧情给了个初始伙伴?还是给了 把村里最好的剑?

林介挑了挑眉,后退两步站起来道:“你想好 了?这就是你的决定?”

“你真正要做的事情可不是我说两句话就能解 决的,这需要你自己去切切实实地执行,为你所犯 的罪孽,所虚度的过往,面对那些被你所遗忘的臣 民,没有人会来宽恕你,如果你还是保持着那种懦 弱的心态,那么还是继续龟缩在这里算了 ”

这话可不是打击这家伙的自信心,而是激将法 活用。

反正也不知道这梦还能持续多长时间,给一个 悲剧角色做一下心理辅导,灌一口鸡汤,让他重新 找到生活的希望貌似也不错。

他简直是正道的光,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 了正能量。

坎德拉重新直起身,目光沉凝地低声道:“我 明白。”

“我的灵魂早已在万古的岁月之中消磨,作为 我罪行的惩罚,那如深渊般恶毒的怨恨化作的疯狂 诅咒缠绕着我,甚至变成了我……”

“当那诅咒消散,如今残存在这里的,不过是 我灵魂最后的执念。”

“您说的对,我只不过是想用别人的宽恕来给 自己一个逃避的借口罢了,我确实没有资格,但并 不是没有资格去为我的王国、我的子民做任何事, 而是没有资格再懦弱下去。”

“这一次,不再有荣光,不再是精灵王坎德拉 ,我只是……一个归乡的流放者。”

戴着桂冠的精灵神情坚定,垂目看着这片化作焦土的大地,道:“在我彻底消亡之前,我想我确实该做些什么,而不是乞求别人能施舍什么给我。”

“纵然千万年后,这片土地上已经没有我的王 国,但这里仍然生活着我的子民。”

跨越万年的时光,曾经的巨人和精灵,都已经 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魔剑的诅咒所杀害的人数不胜数,他们的疯狂 、怨恨和记忆也一并缠绕进他的灵魂之中。

他见证了阿兹尔的历史,也看着那两个曾经辉 煌的国度,最后变成了一个虚无的传说。

人类,在这片曾经的焦土废墟上,建立起了名 为“诺金”的巨大城市。

如同他的王国一样繁荣。

精灵以及其他的魔灵和精怪隐居在了森林当中 ,还有小部分在人类的城市之中藏匿,融人了他们 的生活。

就连作为长生种的精灵们,都早已习惯了如今 以家族为单位的生活。

历史的车轮不会等待,精灵王国不可能再重现。

那么就做些实在的吧,这一次,他还能再用最 后残存的力量保护一次他的子民和国土。

与其默默无闻地消亡,不如将自己所剩无几的一切燃烧。

坎德拉抬起头看着面前的青年,道:“我想, 我如今唯一能做的,就只有一件事情了。”

林介以鼓励的眼神示意他“你说”。

“我请求您帮助我,给予我一次在最后时刻能 够重新为我的子民而战的机会,请您以这把剑为武 器,将那从梦境中来的神斩杀。”

“万年前,我怀抱着弑神的愿望,却在神的面 前退却,因直视神而疯狂,最终酿成了王国覆灭的 悲剧。”

“万年后,同样的这片土地上,我想要完成这

个愿望,不为我自己,而仅仅是为了我仍在这片土 地上生活的子民。”

080弑神(下)

坎德拉眼神真挚而明亮:“我将向您献上我绝 对的忠诚和最珍贵的贡品,希望您能原谅我这消亡 前最后的僭越的要求。”

这是发布任务了?不过听上去貌似并不是新手 难度啊……

这个梦这么乱来的吗?上来就直接杀神。

还是说,这其实是新手教程?

而且林介并没有想在梦里还做剧烈运动的想法 ,这实在是有悖于“睡觉”这件事情本身的意义。

他有点为难:“你先等等,说实在的,打架这 种事情……我不太擅长。”

这种没干过的事情,就算是在梦里也够呛吧?

他是正经的文职人员啊。

现在也是非常正经的书店老板,作为一个专业 的人生导师,林介是有自己的偶像包楸的。

不太擅长是一回事,打得难看又是另一回事, 就算是在梦里,前面好端端地给人开导,说了一堆 高逼格的话,结果就拿着剑瞎几把平砍,就算打赢 了也很丢人好吧。

太毁坏他光明的导师形象了。

林介这时候又觉得清醒梦就是这一点不好,他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的同时,就没有办法心 安理得地做出现实里做不到的事情。

上次在白银的梦里,他能变出一本书都已经算 是想象力比较丰富的了。

坎德拉伸手摘下了自己的桂冠,轻声道:“您 不必多虑,我将会化为您的力量,乃至成为您的马 驹,我说过——我会成为您的剑。”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