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95章

作者:万劫火


上方的孵化仪器当中,那当初宛如宝石一样晶 莖剔透的魔镜之卵,已经变成了从中央绽放的水晶 花,最中间就像是光滑的弧形镜面,而四周的水晶 下方和缝隙之中则是一团团臃肿蔓延的血肉。

孵化仪器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祭坛”,鲜 血覆盖的地面上绘刻着点燃生命薪柴的法阵,而所 有的尸体都在这里进行集中处理。

这个“祭坛”,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篝火堆,投 人燃料,熊熊燃烧……

直到为魔镜之卵的孵化提供足够的能量。

“快了……就快了……”

赫里斯痴迷且狂热地看向那半空当中的孵化仪 器。

他已经能感受到那不断从魔镜之卵上传出的波形以太,一圈圈向外扩散,又被四周绘刻的法阵挡 住,重新汇拢,整个空间都在微微震颤,就像…… 心跳一样。

“多美啊,要不了多久,祂就会降临了。”

赫里斯的目光向上移动,盯着那粗糙的水泥穹 顶,冰冷的目光流露出怨毒的光芒。

再往上,就是诺金的地面。

秘仪塔的那些骑士还在穷追不舍。

从摩菲死亡开始,白狼和赤教的处境急转直下。

一开始还能靠着对于诺金构造的信息差勉力支 撑,但随着秘仪塔的高效运转,地毯式的搜寻下, 他们现在只能称为苟延残喘了。

白狼不得不将据点分散转移到了地下,像真正 的阴沟老鼠一样四处逃窜。

但白狼猎人们的情况又比赤教黑巫师要更乐观。

群龙无首的黑巫师在此前虽然并非教派,只是 有着“崇尚鲜血”的口号,但因为摩菲的强权统治 ,也几乎和教派没什么区别。

他们的核心就在于摩菲。

而现在摩菲一死,最重要的心理支柱瞬间垮台 ,那种冲击感,让这些本来实力非常可观的黑巫师 一下子变得连白狼都不如。


076好用的火柴(下)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些黑巫师确实是非常好 用的燃料……”

赫里斯喃喃自语,看着一个猎人将一具处理过 的黑巫师尸体扔进了“祭坛”当中。

“轰! ”以太在虚空爆鸣,地面上的法阵发出 了晦涩的光芒。

就如同向火堆里加入了柴火一样,无形的以太 炽烈燃烧起来,那具尸体当中的“灵”和“肉”都 被焚烧,一点点化作灰烬。

上方的魔镜之卵周围,那一团团血肉幵始蠕动 生长,贴着孵化器攀爬。

而那水晶花亦开始增殖,其中一片“花瓣”发 出喀啦喀啦的声音,逐渐舒展。

他真是要笑出声了,赤教的这些黑巫师像是没 头苍蝇一样,被他煽动了几句,故意让他们当了几 次挡箭牌,面对秘仪塔的搜捕就直接怂了。

一击即溃。

恐慌让他们急需一个新的支柱,而还和他们保 持着合作关系,并且在和秘仪塔的輯旋之中仿佛有 着余地的白狼,就成了他们的救命稻草。

却不知道这个决定,让他们一步踏进了猎人精 心编织的陷阱。

“多亏了这些好柴火,孵化进度又快了起码两倍。,,

黑巫师沟通以太释放法术,自身对于以太的亲 和度是一等一的良好,是最佳的以太容器,在这仪 式当中也就等于一点就着。

赫里斯并不知道那个有着蛇瞳的神秘人为什么 要帮助自己。

但这又何尝不是他们的救命稻草。

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这通过仪式进行的饲喂,远比他们之前直接抽 取生命力的方式要更加有效率,包括他们手中诺金 构造的地图,也同样是那个神秘人的赠送。

神秘人盛惑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回响:“烧吧 ,去尽情地烧吧,鲜血和生命是最好的燃料,你将 给他们带来噩梦和痛苦……”

赫里斯于是点燃了赤教的火,又在诺金造成了 恐慌。

但是……还不够。

“赫里斯大人,黑巫师的尸体已经用完了。”

他的一个下属过来报告进度:“还要继续捕猎 吗?赤教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都在四散逃窜,不 好抓,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大的风险。”

赤教总共也就那么些巫师,才过了这么几天的 时间,就已经全都变成了养料。

赫里斯转头,双手按在下属的肩头,温言道:

“不用了,很快你们就不用再这样提心吊胆了。”

另一个下属忽然走了进来,这是一个几乎全部 兽化的猎人,两米五高的身躯满是毛发,手上拖着一具尸体,扔在了地上。

“蜘蛛……找到了我……我们五十二号街的… …离这边……很近……”

他断断续续地说道。

蜘蛛,是由季织绪率领的,从白狼分裂出去的 那一支新建猎人组织。

赫里斯缓缓道:“季织绪……她真是比秘仪塔 那些骑士都要恶心的鬣狗,连五十二号都被发现了 ,这里也不再安全了。”

“既然如此……让他们来吧,正好这个据点也 该销毁了。,,

赫里斯居高临下,一脚踩在这尸体的头颅上, 瞬间兽化成了浄狩的一头巨大直立白狼,带着些癫 狂地咧嘴一笑:“这些小蜘蛛,想必也会是好用的 火柴。”



077该睡觉了(上)

五十二号街道。

“轰!”

爆炸声响起,房屋斜塌的声音紧随其后。

漆黑的雨幕之中,这条已经属于疏散区范围的 街道,眨眼间被此起彼伏冲天的火光覆盖。

“唰唰唰! ”

猎人们的身影在雨中高速掠过,留下一道道残影。

街道中央被击沉的地面裂开蛛网般的痕迹,随 着又一次爆炸,终于“轰隆” 一声整块连着房屋一 起下陷,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