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5章

作者:万劫火


怎么全喝了,他只是象征性地说一句而已啊,就是想让对方多喝热水暖暖胃……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刚刚才给对面添过水,那是一杯货真价实的滚水啊啊啊!

她怎么就眼睛也不眨地全都喝下去了?!

算了算了。

毕竟她刚刚失恋,神志恍惚也是有可能的……吧。

林介放下杯子,还是不放心地试探道:“你需要去医院吗?”

季织绪摇摇头:“感谢您的关心,我并没有大碍。”

在两人交谈的这段时间里面,她的伤势已经完全自愈了。

这就是污秽之血的力量。

好吧,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他就当没事吧。

毕竟要是真的烫伤,现在对方也不可能好端端和他说话了。

“你要再休息一会儿么?”

林介在柜台下面翻出来一把黑色的雨伞,抖了抖:“很不幸我的书店太拥挤,并没有多余的地方,也没有客房,所以我只能收留你到今晚之前。”

“这里是雨伞,你可以和书一起带走,还书期限是一个月,最多宽限七天,到时候记得把雨伞也带回来。”

他的书店与其说是书店,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单纯的书库,除了书就是书柜。

“我再过会儿就走。”

季织绪接过雨伞,在林介拿出来的登记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和信息,谨慎地低声道:“我能否可以,了解一下您。”

我?

我刚才的话应该没有过尺度才对,还是说失恋的女人确实容易乘虚而入?

林介眨了眨眼睛,露出了营业用微笑:“我叫林介,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但乐于助人的书店老板而已。”

他把书用塑料袋装好,低头看了一眼登记簿。

姓名季织绪……嗯?

那个搞下城区地下资源开发的著名富豪季博农,他的独生女,好像就叫这个名字来着?

林介觉得自己的记忆力还算可以,这个名字也算得上有特色,绝对是没有记错的。

再加上对方这出色的外表,还有那身看上去便是定制设计的晚礼服。

他故作淡定,默不作声地把登记簿放了回去。

这还是条大鱼啊。

绝对能坑……赚到足够装修书店的钱吧!

季织绪并没有失望,反而有种预料之中的感觉。

既然对方不想透露自己的身份,那么就只能依靠她的努力了,在规定的一个月期限到来之前,至少将那些背叛者全部解决!

然后,再来寻求下一步的帮助……

她后退两步,单手拿上雨伞和书籍,手杖夹在腋下,另一只手按在胸前,朝林介行了一礼。

“那么,祝您夜安。”

林介挠了挠头,该说不愧是大小姐么,这礼仪未免有点太夸张了。

季织绪松了一口气,恭谨地重新站直,转身走出店门,推门,打开伞,在大雨中向前走去。

忽然她按住手杖的机关,全身再次戒备起来,警惕地看向前方。

对面走来一个撑伞的老人,佝偻着背,在雨中缓步前行,手中拿着一本书。



004关爱空巢老人

雨中,季织绪停下脚步。

但对面走来的老人却并未停止步伐。

两人擦肩而过。

季织绪甚至没有来得及打开刃杖切换的机关。

并非她不想,而是近在咫尺的无形威势甚至令她浑身僵硬,冷汗从额角滑落。

那老人身穿深黑色的老旧西服,带着一顶绅士礼帽,在她身旁稍作停顿,眼神有些讶异地看向她手中的书,低声嘀咕道:“竟然是这本,可真是个幸运的小家伙。”

他的声音嘶哑难听,雨伞下露出来的半边脸都被漆黑古旧的镔铁面罩覆盖,只露出一双暗绿色的像蛇一样的阴森眼眸。

眸光像是剑锋一样锐利,一点也没有老人该有的浑浊。

季织绪只来得及用余光瞥见老人手中的黑底红纹书籍名字——《虚空寂灭》,后者就已经越过她朝着那灯光黯淡的书店走去。

雨水的阴冷潮气顺着裸露的肌肤爬行,带来一阵寒意。

“呼……”

季织绪重重松了口气。

回过头去。

缓缓关上的书店门中,隐约传来了对话。

“欢迎光临……咦?原来是老王啊,来还书了么?”

“……虽然你说这是表示亲近的称呼,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以叫我的名字吗?林先生。”

“当然可以,王尔德先生。”

“呼……真是让人莫名松了一口气呢,您又有新客人了么?”

“是啊老王。”

“名字……算了,看样子您似乎挺喜欢她的,连经常翻阅的书都借出去了——这里是上次借的书。”

“经常看的书也是书,况且,我只是觉得那本书适合她而已。话说才二十天就来还了,上次打的赌可是三十天内,你输了吧哈哈,我就说你这样的老年人不适合看这样的书,免得头昏脑涨,你还不信。”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