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136章

作者:万劫火


季织绪伸手将信纸拿出来重新捋平,发现一共 有两张,全都是给赫里斯写的密信。



114两封密信(上)

出于谨慎,季织绪并没有立刻查看信上的内容。

既然这个盒子是出自白巫师,那么两封信也一 样有可能,万一信上有符文存在,那就落人陷阱当 中了。

白巫师的符文,就像是书店当中的书,也蕴含 着只要让人看一眼就会立刻被影响神志乃至灵魂的力量。

她看着手中的两封密信,脸色凝重,在书店昏 暗的灯光下陷人了短暂的沉思。

能被赫里斯放进存放着原始配方的盒子当中, 说明这两封信一定十分重要,甚至地位能和配方等 同。

但污秽之血的原始配方,已经是代表着一个猎 人组织根基的东西,是猎人一切力量的来源。

季织绪以一个猎人,以及猎人组织的创始者换 位思考,再怎么想,也不可能有什么,能在一个猎 人领导者的心中和原始配方比肩。

更何况只是两封信。

而季织绪更加奇怪的是,如果想要保密的话, 大可以将这两封信件直接毁去,完全没有必要藏进 这个盒子里。

赫里斯作为一个接近毁灭级的猎人,总不可能 会健忘到必须时时翻看这信件才能记起来其中内容 ,以至于不得不另寻方法保存。

倘若是有人故意在伯纸上施法,那么相信应该 也没有人能够做出这样的愚蠢设计,让人转眼遗忘 信件的内容来保密。

这种行为,只会大大增加泄密的几率。

季织绪心中狐疑,但思绪流转间,她的脑海中 陡然产生了这样一个念头,随即越来越强烈。

除非……这信上是原始配方的来源!

她心头狂跳,下意识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 看了一眼林介,发现后者已经自顾自拿起了一本书 看着,并没有再关注这里。

既然书店主人没有动作,意思也就是……没有危险?

季织绪暗自点点头,把这当做了林介的一种默 许,然后真正将书信的内容读了一遍,脸色越来越 难看。

这两封信的时间,相隔了整整三十年。

来自同一个地方。

——信纸上都印着相同的淡红色水印,一个由 中央的长剑和交缠螺旋的火焰组成的标志。

寄给同一个人。

——三十年前刚刚成为猎人的赫里斯,三十年 后已经成为白狼首领的赫里斯。

赫里斯在猎人之中曾经是非常有名气的。

一方面是因为他手下的白狼三十年来逐步发展 ,势头强劲,另一方面则是他本人也是一个实力和 智力都掌握在手中的人物。

虽然后面持续滑铁卢,但是也不能抹消他从前 的辉煌,

最重要的是,他是H手起家,从一个籍籍无名 、没有任何背景的小猎人,无意中获得了原始配方 ,一点点打拼到现在的。

然而,很多人,不,从来没有人知道他的原始 配方是从哪里来的。

大多数人把这说成是“奇遇”,毕竟年代有些 久远,从前的事情如果不问本人,很难知道当时到 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并没有人真的在乎这么一个小细节。

但季织绪此刻却终于明白了,赫里斯的原始配 方到底来自哪里……


114两封密信(下)

三十年前,这封信和原始配方神不知鬼不觉地 被送到了赫里斯手中,信上写着:

“接受它,我们之间的交易成立,从此以后,

将会有一个无比强大的猎人组织崛起,你不再是现 在这个只能龟缩在角落里任人宰割的废物,而是他 人的砧板。”

“我们保证,配方不会有任何问题,也不会有 任何人查到问题,你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注射 污秽之血,获得你的力量。”

“赫里斯,这个名字,到底是被淹没在历史的 尘埃当中,被人践踏,还是闪耀出自己的光辉,成 为星辰,能做决定的……只有你自己。”

“ ”

相似的充满了蛊惑的话语充满了信纸,一句句 敲打在三十年前那个才刚刚成为猎人的贫民少年心 头。

而从后来的一切看,赫里斯显然是答应了这个 交易,并最终成为了白狼的领袖。

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封信当中,一定包 含着隐形的某种代价,也是这个神秘组织为什么将 配方交给赫里斯的原因。

“原来这才是一切的根源,白狼的真正起源。



季织绪目光深邃,一个能随便将原始配方交给 一个一名不值的小猎人的组织,一定有着难以想象 的可怕力量。

但是她从未见过这信纸水印上的标志,这说明

他们隐藏地很深。

而另一封信,则就是在最近发送的,内容十分 简单。

“魔镜之卵将在七天后,于27号街道从梦境当中排出,得到它,你将会得到晋升毁灭级的机会。”


季织绪瞳孔一缩,魔镜之卵的情报来源,竟然 是这里!

而赫里斯当时,根本不是去解决魔镜之卵,而 是从一开始,就抱着得到它的目的,想要利用它晋 升毁灭级。

但恐怕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在触碰到魔镜之 卵的瞬间,他的故事结局就被改写了。

这个神秘的组织,在这二十年当中,一定还让 赫里斯做过其他事情,一步步将他培养了起来,最 后又让他走向了毁灭。

赫里斯唯独将这封信和最开始的那封信放进了 这个盒子里,难道早就已经隐约预感到了自己将来 可能的结局,所以才保留了这两封信,希望将这个 组织揭发……

不,与其说他是揭发,不如猜他是在绝望中想 要把对方拉下水更符合逻辑一点。

季织绪想起了赫里斯最后在雨中,高举双臂癫 狂的姿态。

难以想象,他当时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想法。

在清醒与疯狂的间隙当中,他发现自己仅仅是 一个提线木偶,被操控命运的可怜虫……却只能义 无反顾地冲向庞大的雨之神。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