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11章

作者:万劫火


但站起来时,却犹如一座小山般健壮,块垒般的肌肉从衬衣里透出刚硬的轮廓,配上那张神情坚毅的面孔、斑白的头发,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克劳德和外面的人打了招呼,轻轻关上门,走进来道:“很抱歉,老师,这次是新的情况。”

“新情况?还有什么情况,能比这群弱智的低能儿、只会狺狺狂吠的小狗惹出来的麻烦更大吗?!”

约瑟夫愤怒地握拳轻轻敲了一下桌子,机械组成的手臂发出“咔嚓”的金属摩擦声。

“砰”地一声,桌子上的文件跟着一颤。

桌面上,隐约出现了一道裂缝。

“狗屎,要不是他们,我现在应该在享受我悠闲的退休时光,一群有娘生没娘养的小杂种!真是该死!我迟早要用他们母亲的墓碑练拳击!”

克劳德抽了抽嘴角,不得不开口道:“老师,注意形象……”

约瑟夫哼道:“怕什么?”

他若无其事地瞟了一眼克劳德身后。

“你不是把门关了吗?”

克劳德:“……”

这就是您满嘴喷粪的理由吗?!

“好吧。”克劳德无奈地挠了挠头,先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了桌面上,然后说道:“负责跟踪监控猎人动态的探子在二十三号大街,看见了王尔德……”

“谁?!”

约瑟夫脸色猛地变严肃,眼睛里爆射出锐利的光。

“王尔德,弗兰克·王尔德,‘黑鳞的无面人’,真理会认证的毁灭级黑巫师,从两年前白色丘陵之战后消失了踪迹,正在被我们挂名悬赏,赏金的逐年提高已经遭到了塔内大量的匿名信反对。”

克劳德早已预料到了老师的反应,流利地报出了十分标准的资料。

约瑟夫冷笑道:“他终于还是出现了,我还以为,这条臭虫会永远待在下水道里瑟瑟发抖呢。”

克劳德额了一声,小声道:“但是,是您笃信他一定还活着,并且一定会重新出现,才不断增加赏金额度的……”

“那当然!没人比我更清楚他了。”

约瑟夫低头看着自己那只完全由真理会提供的金属义肢,五指合拢握拳,发出了令人牙酸的机括声音。

两年前的一战,让他失去了自己的右臂,但同时,他也打爆了王尔德大半边的身体。

很多人都认为王尔德已经死了。

但是他始终有一种预感,这家伙一定还会回来!

“没想到他竟然就在诺金,灯下黑么,哼,真是长进了,希望他核桃一样萎缩的大脑里终于有了水以外的东西。”

约瑟夫双手按在桌面上:“他在二十三号街做什么?”

克劳德道:“根据探子的情报,他进了一家看上去十分普通的书店,并且逗留了超过一个小时的时间,似乎是在买书或者借书。”

“一个依靠语言获得力量的黑巫师,买书?天方夜谭!这家书店肯定有问题,查了背景没有?”

“已经查了,是梣树商会挂牌的书店,经营了三年时间,信誉度良好,没什么客人,生意惨淡,唯一比较异常的是书店主人似乎是外乡人,我们初步怀疑可能是黑巫师的据点,但是不太确定。”

“不确定什么?”

克劳德有些为难:“梣树商会是德鲁伊教士的资产……他们是自然和森林的信徒,不太可能与黑巫师为伍,如果我们贸然前往,损害了梣树商会的名誉,德鲁伊们可能会向秘仪塔提出抗议。”

约瑟夫一拍桌子:“***!这群吃s……素的麻烦精!”

“额,德鲁伊不吃素……”

“管他的!见鬼,谁都有可能是黑暗的帮凶,而我们骑士的使命,就是清除黑暗,王尔德都已经在这个书店待了整整一个小时多,你能想象,难道他在里面聊天、看书、喝茶吗?”

“哦我亲爱的克劳德小徒弟,一个穷凶极恶的黑巫师,处心积虑的复仇者,在一家普普通通的书店里面,看书?!”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我就要穿上这双尖头的秘银靴子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克劳德被骂的狗血淋头,但却不敢还嘴,只能讪笑道:“但是老师,梣树商会还为我们情报科提供40%的经费。”

“……”

约瑟夫脸色一僵,随后深呼吸了两次,从书桌后走了出来,带上领结,穿上外套,配上魁梧的身形,“西装暴徒”的形象赫然出炉:“算了,我亲自去一趟二十三号大街!我倒要看看,这书店到底是个什么幺蛾子!”

“是,老师。”

克劳德低头道,打开了门。

约瑟夫大步走出门,来来往往的人行走在交错纵横,宛如枝杈的秘仪塔内部道路上,遇见他时都会主动行礼。

“骑士长午安。”

“光辉骑士大人。”

“科长好。”

“您吃了没?”

亚伯拉罕·约瑟夫。

秘仪塔十位光辉大骑士之一,当然,是前任。

在与王尔德在白色丘陵一战之后。

后者重伤逃逸,销声匿迹。

而约瑟夫则因为身体和精神上的损伤,进入半退休状态,转而进入了秘仪塔的情报科工作。

“呼……”

约瑟夫按下中央电梯的按钮,升降梯开始运作,缓缓下移。

秘仪塔是一座高达三百米的高塔,四周蜂窝状的办公区域和四通八达的内部道路,组成了一个庞大而严密的体系。

情报科,培育科,战斗科,后勤科。

从远古传承元素力量至今的骑士们,依然在为了清理世界的恶而努力着。

最中央的四十九座大型电梯纵贯上下,承载着每日来往、数以千计的工作人员,宛如一簇燃烧的火炬。

“林介么……让我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约瑟夫看着缓缓打开的电梯门,把手里的资料塞进衣兜里,喃喃道。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