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是邪神走狗 第106章

作者:万劫火


会议室内,以太监视器的屏幕上,精灵微笑挥 手说着不客气的画面如此刺目。

安德鲁的脸都快气歪了,紧咬牙关,嘎吱作响 ,五官扭曲,浑身颤抖,展现着极致的无能狂怒。

086林老板说得好(上)

如果精灵单纯只是说了句“不客气”,或者说 刚才真理会并没有继续发射歼星炮,事情还停留在 “从传说中走出来的坎德拉王重新上演弑神者的神 话”这一步上。

那么还可以用他是在说“不用谢我帮你们把这 只神明级的梦兽干掉”来解释。

然而实际上,一片狼藉的现场还保留着以太对 撞的痕迹,被摧毁的歼星炮恐怕还残留着余温。

坎德拉就在这样的情形条件下,微笑着朝真理 会的方向挥挥手说了句不客气。

除了嘲讽真理会之外,别无他想。

但最关键的是,传说中的坎德拉王,在所有人 的印象当中并不是这样“轻浮”的,也就不由得让 已经有些想法的人产生了联想和猜测。

——这个动作,是否是召唤他出来的,那个幕 后的人示意的。

这就不由得让人想到非常恐怖的一点。

那个很大可能存在于幕后的人甚至都还没有出 手,而仅仅是他召唤出来的英灵,就已经把真理会 打得体无完肤。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次性的召唤产物,然而谁又

知道幕后之人将其召唤出来花费了多少力量,毕竟 从刚才到现在,这附近也只有这一处强烈的以太波 动。

这是否说明,对于幕后之人来说,这微不足道

安德鲁砸在桌子上的拳头握紧,从紧缩的肌肉 拉扯之中感受到了不可遏制的颤抖。

这颤抖在提醒他,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他的 愤怒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他内心在此刻产生的 恐惧。

当恐惧达到了极点,也就变成了愤怒。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神情变得更加扭曲阴沉, 直到耳边传来的冰冷提示音让他如梦初醒。

“因违反相关条例,您的所有权限已被强制冻 结,并进人待审核状态,请勿随意走动,在原地等 待……”

安德鲁睁大眼睛,霍然转身。

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一堆穿着漆黑装甲的恐 慌级学者手持枪械对准了他,其他部门的管理者陆 续赶到,真理会的另一位副会长从中间走了出来。

“安德鲁。”

戴蒙德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道:“我想 ,你知道自己这次犯下的是多大的错误,而真理会 又遭受了多大的损失。”

安德鲁看着面前年轻的新晋不久的同级,深吸 一口气,露出了与以往没有不同的笑容,道:“我 确实决策失误,但我做出判断的依据和流程全部无 误,我唯一承认的错误,只有对于敌人的实力判断 ,而这一条,更应该归咎于……”

他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的急功近利和这段时间 在书店问题上连连受挫积蓄的心态失衡,才是导致 他这次决策失误的根源。

否则按照以往他的习惯,他一定会再谨慎一些 ,再仔细一些。

戴蒙德耸了耸肩:“这些话你没必要和我说, 你现在更应该考虑一下,如何解决这件事情的后续 问题,比如那三门歼星炮,还有其他一些需要解释 的地方……据我所知,你似乎一直在追查着那个I 级书店,并且有很大的敌意。”

“这又怎样?”

安德鲁皱起眉头,心中有些不祥的预感:“这次召唤梦兽的是白狼残党吧,和书店有什么关系?”

戴蒙德看着他,道:“看来你还不知道——秘 仪塔刚刚联系了我们,召唤了坎德拉的,确认就是 那位书店主人。”

086林老板说得好(下)

安德鲁脸色骤变,如遭雷击,满脸的不可思议

戴蒙德继续道:“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你 是出于自己的私心,才做出了针对行为,并且因为 你,被评定为友善的书店主人才采取了主动进攻, 最终导致了真理会惨重的损失。”

安德鲁怒道:“无稽之谈!我……”

他解释到一半,戴蒙德就打断道:“我说过了 ,这些话对我说可没用。”

安德鲁怒火中烧地瞪过去,看见戴蒙德镜片后 戏谑的眼神,忽然明白过来——

不止是他对于这个年轻的同级有着嫉妒之心, 对方也一样想把他拉下马。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更何况,他这次是真的作茧自缚。

安德鲁脸色灰败,忽然产生了无力之感,但这 时,所有人的通讯仪上忽然记录了一条新的讯息。

“机械轮回遭到了袭击……”

安德鲁的目光一变,脚步顿住,电光石火之间 ,缓缓道:“我记得,当一级警戒叠加,编号白待 审核状态人员必须保留原有职位,在监视状态下继 续工作,保证所有机构能够正常运转……对吧?戴 蒙德副会长。”

“这位林老板的脾气似乎并不好啊……”

温士顿下达了清扫战场的命令之后,看着面前 的废墟,对着通讯仪道。

“如果你住的地方突然闯入了一条汪汪叫的恶 犬,并且还到处捣乱,踩踏草坪,你也会脾气不好 的。”

约瑟夫的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

温士顿一扭头,就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老脸,撇 了撇嘴道:“这么说来,神明级的梦兽是恶犬,我 们是好狗咯?”

约瑟夫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爽朗的 微笑,道:“嘿,伙计,你想多了,你们只是跳蚤 而已。”

“ ”

温士顿深吸一口气,忍住想要一拳打在这个老 伙计脸上的心情,叹了口气道:“不管怎么样,这 次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

约瑟夫看向天空之上缓缓散去的云层,道:“ 但事情还远没有结束。”

他们情报科一直在追查这颗魔镜之卵的源头, 但却始终没有任何结果。

那个将魔物投放到诺金的人,或者组织,才是 真正难缠的无形敌人。

温士顿看了看旁边这个前光辉大骑士的脸,那张坚毅且沧桑的脸上眼神闪烁着锐利的光。

他突然感觉自己好像从中重新看见了那个不败 的圣炎。

因为雨之神的死去产生的打量水流,洪水泛滥 的房屋间就像是流淌着河流一般。

许许多多的建筑碎块和垃圾在水中载沉载浮, 顺着下水道的入口揣急地转着圈,时不时被旁边的 建筑物挡住。

“哗啦……”

一具恐怖的膨胀扭曲的尸体被水流卷起,露出 了还保留着癫狂和崇拜神情的一张脸。

上一篇:大秦姬无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